茼茼茼茼茼茼茼茼

【瑞金】群里总有人在秀恩爱 7-9

7.
————————
AOTU动漫社聊天群
小白手:今天没有调戏社太太,浑身痒痒_(:3」∠)_
小黑手:别这样说,太太会哭的。
矢量箭头:什么鬼噢!
小白手:哟太太好!
小黑手:太太好。
矢量箭头:请叫我总攻大人!!!
小白手:太太今儿怎么这么晚才冒泡?
矢量箭头:不在宿舍,在外面_(:3」∠)_
矢量箭头:刚刚拉着烈斩小受玩mc烈斩小受居然嫌弃我qwq
烈斩:明明是自己开的图但总找不到家。
烈斩:每次都在路上被蜘蛛弄死。
烈斩:还敲了一路小红花。
矢量箭头:我的小红花是不死的!!!
小白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红花
小红花:笑屁小红花这么可爱
小红花:名片?????
矢量箭头:哇你们这些权限狗
烈斩:什么时候回来?@矢量箭头
矢量箭头:一个多小时之后_(:3」∠)_
星月:太太在外边玩这么晚不会是有什么p♂y交易吧_(:3」∠)_
小黑手:当着社长的面跟小姐姐约会_(:3」∠)_
小白手:噢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社长他在等你回家——!_(:3」∠)_
矢量箭头:屁嘞你们社长才是天天有漂亮的小姐姐勾搭,之前还被约出去了呢!!
烈斩:那是学生会的。
矢量箭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矢量箭头:再说我哪里是去玩了!我正在作为一个优秀的可亲可敬的帅气学长给学弟学妹指导!
面具: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星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白手:所以说太太这是在嫖学弟学妹吗
矢量箭头:乱说!!
小白手:那你回宿舍啊( =•ω•= )
矢量箭头:我就不,略略略
烈斩:别玩太晚。
矢量箭头:噢噢_(:3」∠)_

8.
————————
AOYU动漫社聊天群
小白手:嘤
小白手:嘤嘤
小白手:嘤嘤嘤
矢量箭头:咋?
小白手:我们刚刚开完家长会,母上嫌弃我们班男孩子长得不帅
矢量箭头:那你嘤啥
小白手:然后她紧接着说我们班女孩子都很漂亮,除了我(´Д`)
矢量箭头:摸摸头,小白白世界第二可爱!
小黑手:那第一是谁?
矢量箭头:那当然是烈斩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烈斩:…。
矢量箭头:你你你不是在跟女孩子约会吗!!!
烈斩:谁说是约会了…弧。
星月:啧啧。
矢量箭头:啧啥啧,说起这个今天我们高中班级聚会,打算下午回学校看看
小黑手:我记得太太是本地的吧?跟我们一个学校?
矢量箭头:是啊,来来来,叫声学长听听
小白手:不叫,略
矢量箭头:我刚刚还夸你!!小白白你变了!!
小白手:变得更可爱了( =•ω•= )
小白手:说起来星月也快高考了吧?
星月:是啊,老师更啰嗦了也更沉默了,和高中分离的时间也快到了。
小白手:星月都可以摆脱高中了我还要在高二挣扎qaq
矢量箭头:刚刚看到新闻,某大校长毕业致辞四分钟,感觉有点感慨,去年校长也没有说很长,现在真的希望他能再说得久一点,小白白等你快毕业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星月:小白手加油。
小白手:嗯嗯
矢量箭头:说起来你们可能不知道,高考完的那天晚上年级主任让我们按时上晚自习
小白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矢量箭头:第一个聊了一晚上天的晚自习!!
矢量箭头:年级主任之前还把不扎头发的女孩子聚在一起开了个“贞子班”
矢量箭头:年级主任还天天站在校门口当门卫抓迟到
斯巴达:你们年级主任太可爱了hhhhhhhhhhhh
矢量箭头:我们高一上课的第一天,他突然没收了我们八百多台手机,不过那天我刚好没带手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白手:噫
矢量箭头:所以七月约不约s市的展子!!
星月:约。
小白手:嘤
小白手:嘤嘤
小白手:嘤嘤嘤

9.
————————
AOTU动漫社聊天群
近战武装:女神发歌啦!!求分享求投币求收藏!!为女神疯狂打call!!!
小白手:分享收藏投币√
小黑手:√
斯巴达:√
羽蛇:谢谢。
星月:万能的羽蛇。
羽蛇:星月也很厉害。
矢量箭头:↑商业互吹
小白手:羽蛇女神真的超厉害…能出cos能后期,画画好看唱歌好听= ̄ω ̄=
神通棍:已。
烈斩:已。
矢量箭头:对了羽蛇女神再过不久就要去集训了吧?
羽蛇:是的,去外地。
星月:羽蛇加油。
羽蛇:谢谢。
矢量箭头:话说大家都没怎么见过,过了审就入了社的,要不要在羽蛇去集训之前面基一次?
斯巴达:也想见见社里的大家。
小黑手:我们最近也有假。
星月:@面具
面具:有时间。
神通棍:有时间。
小白手:好好好这就交给我了!!安排交给你们最最可爱的小白手吧!!
矢量箭头:学习不要紧吗?
小白手:没事没事我闲!
小白手:一定要捎上社长!!
星月:刚好毕业旅行我给你们带了礼物。
小白手:哇谢谢星月!
烈斩:我会去的。
烈斩:对了,最近要开始招新了,小白手有时间吗?
小白手:有!!又要有可爱的男孩子了o(≧v≦)o
小白手:@全体成员 有片的交片,有画的交画,有文的交文,b站投过稿的交av号,有男朋友的交男朋友,大伙儿咱们得招新啦!!
小黑手:老姐又要勾搭男孩子了。
小白手:什么勾搭男孩子,我可是在做正经事→_→
烈斩:辛苦了。
小白手:不辛苦不辛苦,话说太太有啥技能?
烈斩:他不在。
烈斩:我们最近打算出恐残微电影,他twelve我nine,还差five和理沙,那时候你就会知道他的技能了。
TBC.
水了一篇orz
今儿高考成绩出了,愿学长学姐们拿到比估分更高的成绩,考上第一志愿
设定之前没说,瑞金是大学生,其他的基本都是高中生,对了我好像没说过近战武装是雷德…
恐残全名恐怖残响或者东京残响,超级棒但是被封了,私心安利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合掌】↓下边唠嗑一下不用理
打个广告,其实祖玛万能的设定也是来源于本社的一个很可爱的姑娘,唱歌很好听其实是美术特长生,b站“被治愈了的小琦”,因为很可爱然后慢慢地就变成社里的女神啦
今天出了高考成绩,所有的省都在降分数线,就我们这还涨,现在转户口还来得及吗!!!
不读了不读了回家种田算了
心态爆炸

【瑞金】群里总有人在秀恩爱 4-6

4.
————————
AOTU动漫社聊天群
小白手:
小黑手

    黑
        黑
    黑

小黑手
小黑手:老姐你????
小黑手:
小白手

    白
        白
    白

小白手
小黑手:略
斯巴达:你们在干嘛
小白手:圈名新玩法,嘿
小黑手:嘿个鬼
星月:
斯巴达

    巴
        巴
    巴

斯巴达
这样?
小白手:对对对
斯巴达:星月你你你你们
矢量箭头:你们真闲_(:3」∠)_
星月:你很忙吗?
烈斩:他忙着打游戏。
矢量箭头:
烈斩

    斩

    斩

    斩

烈斩
烈斩:…
小白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社太太又作死
星月:矢量又得被关小黑屋了
小黑屋:不,他们会线下单挑。
神通棍:矢量打不过烈斩。
矢量箭头:打得过!!哼哼╭(╯^╰)╮烈斩才不会这么小肚鸡肠呢╭(╯^╰)╮
烈斩:
头箭量矢矢量箭头
    头箭量量箭头
        头箭箭头
            头头
       头箭箭头
   头箭量量箭头
头箭量矢矢量箭头
烈斩:新玩法。
矢量箭头:烈斩你变了。

5.
————————
AOTU动漫社聊天群
羽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星月:上次展子的返图?
羽蛇:是的。
近战武装:羽蛇女神好!!
羽蛇:近战好。
矢量箭头:哟羽蛇!
羽蛇:太太好。
矢量箭头:?????你也?????
小白手:没有上次看到的超级萌的米优_(:_」∠)_
小黑手:我刚才翻贴吧的时候看到了羽蛇女神的返图[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小黑手:超帅。
小黑手:比老姐帅多了。
小白手:你过来我保证不碰你。
近战武装:女神帅!!!!!(○` 3′○)
星月:我最帅,对不对小面具@面具
面具:…
矢量箭头:[图片][图片][图片]@小白手 你说的是哪一对米优?
小白手:p3!!!等一下
小白手: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斯巴达:矢量…是不是出过优酱?
矢量箭头: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星月:啧啧
矢量箭头:啥意思你
星月:好好好你说没有就没有。
矢量箭头:敷衍╭(╯^╰)╮
小白手:[截图]这个小哥哥真好看
星月:这不是小面具吗?小面具是女孩子啦。
面具:是我。
矢量箭头:看看人家面具,安安静静做一个美女子,再看看你们,每天就知道欺负我
小白手:就欺负你
小黑手:就你好欺负。
矢量箭头:哇你们,你们
烈斩:这是我儿子,人比较傻,你们别欺负他。
小白手:hhhhhhhhhhhhhhh
小黑手:凹凸社街头惊现社长卖儿子,这背后究竟是…
星月:不是媳妇吗。
烈斩:@小白手 p3的优是矢量,他害羞。

6.
————————
AOTU动漫社聊天群
烈斩:大家好!我是烈斩!
星月:矢量好。
小白手:社太太好( =•ω•= )
烈斩:你们好!
烈斩撤回了一条消息。
烈斩:我是烈斩!
烈斩:你们为什么会将我这种人和那个宇宙无敌帅的矢量混淆
烈斩:矢量就是我的男神!
小黑手:[截图]我截下来了。
小白手:老弟GJ!
烈斩:喂喂
烈斩:你们不听我说话还截图,哼╭(╯^╰)╮
羽蛇:@烈斩 后期好了,看私聊。
烈斩:私底下勾勾搭搭成何体统!
羽蛇:噢,那我发出来。
羽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烈斩:噗
小白手:这不是社太太吗!
小黑手:羽蛇女神和社长之间肮脏的py交易竟都指向一个人?!这背后到底是…
神通棍:啧啧啧,想不到啊。
星月:没想到社长大人这么闷骚_(:3」∠)_
烈斩:我回来了。
烈斩:谢谢,辛苦了。@羽蛇
烈斩:黑白的宣传海报画好了吗?神通棍的片拍完了吗?星月的稿写好了吗?
星月:哇社长压榨劳动力
小白手:社社社社社长我这就去!
烈斩:嗯。
小白手:诶不对
小白手:社长来了那社太太去哪了
星月:估计在线下打架吧。

TBC.
仍然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全凹凸最ooc
希望这次没有错很多字orz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合掌】

【瑞金】群里总有人在秀恩爱

1.
————————
AOTU动漫社聊天群
矢量箭头:嘿!大!家!晚!上!好!
小白手:社太太好!
矢量箭头:呸呸呸什么太太!
星月:矢量晚好。
斯巴达:太太晚上好!
星月:这都几点了,矢量你怎么还没被社长拎去睡觉?
小黑手:哟矢量晚上好。
矢量箭头:小白白晚上好,小黑黑晚上好
矢量箭头:嘿嘿嘿他今晚不在宿舍!!可以浪了!!噢噢噢噢噢噢!!打游戏!!还可以补番!!
小白手:还可以偷偷干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矢量箭头:噫
矢量箭头:噫
矢量箭头:噫
矢量箭头:噫
矢量箭头:噫
矢量箭头:噫
矢量箭头:噫
矢量箭头:噫
矢量箭头:噫
矢量箭头:你们这样是会失去你们可爱的箭头的!
矢量箭头:等一下什么社太太!我才不是!
矢量箭头已被管理员禁言。
面具:社规说不能刷屏。
星月:小面具GJ。
烈斩:?
小白手:社长晚好!
小白手:嗨呀禁言被抓了个现行
烈斩:没事禁着。
————————
私聊
金:格瑞qwq
金:格瑞qwq
金:格瑞格瑞格瑞qwqqq
格瑞:睡觉去。
金:知道了qwqqqqq
————————
AOTU动漫社聊天群
矢量箭头已被管理员解除禁言。

2.
————————
AOTU动漫社聊天群
小白手:我跟你们说我今儿路过展子看到一对特别可爱的cp!!!
小白手:啊天使!!!
星月:我没去,咋?
小白手:路过的时候看见一只超级可爱优酱,我上前求拍照,我发现他没拿着刀,我就问他,然后他说他在等小伙伴给他送过来
斯巴达:然后?
小白手:然!后!
小白手:一只特别帅的米迦过来了!!给他递了刀!!两个都是男孩子,我问能不能两个人合照一张,当时我想着拍一个帅气的pose,比如说背靠背一个拔刀一个拔剑,然后就被脑洞帅到
小白手:然后!!那只米迦特别顺溜地一手搂住优酱的腰另一只手挑优酱的下巴!!!太可爱了吧!!!
星月:现在的男孩子都gay里gay气的。
面具:今天确实有一对很可爱的米优,应该是同一对。我接妆的时候这一对在旁边,优应该是第一次出cos,很紧张。米迦是面瘫脸,不过一直在很温柔地拍优的背让他平静一点。
小白手:对对对我遇到的米迦是面瘫脸!!但是他对他的优笑了一下我刚好看到!!太暖了!!我想勾搭他俩!!!
小黑手:药丸,又有一个小哥哥要被老姐毒害了。
小白手:怎么说话呢你!
矢量箭头:你看见我优的刀了吗它它它又不见了qwqqq
矢量箭头撤回了一条消息。
矢量箭头:咳,错屏。

3.
————————
AOTU动漫社聊天群
矢量箭头:你们猜猜看我们现在在哪里!
小白手:不在宿舍里吗?
矢量箭头:不不我们已经放暑假了
星月:还是学校组织体验生活不成?
矢量箭头:机智
神童棍:晚上好。
矢量箭头:嘿哟晚上好!
矢量箭头:不过居然只有一张床…两个大男人怎么可能挤得下
矢量箭头:啊好热好热热死了这里空调居然坏了
星月:好♂热。
小白手:好♂热。
小黑手:好♂热。
矢量箭头:等一下你们想啥呢???你们社长已经睡着了!!话说小黑黑你凑什么热闹说好的一辈子的小天使呢!!
小白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星月:论社长和社太太的间暧昧二三事
小白手:社长竟没有迅速推到社太太,这背后的真相究竟是…
小黑手: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神通棍:#今天的矢量和烈斩秀恩爱了吗##哦,秀过了,下一个#
斯巴达:等一下你们没发现矢量不见了吗
小白手:嗨哟好像还真是
矢量箭头:他刚刚撞着头了。
星月:惊险社长真身
神通棍:啧啧啧
斯巴达:没事吧?
矢量箭头:没,就是人蠢。
矢量箭头:晚安,我带他先睡了。

TBC.
瞎写
全凹凸最ooc
设定是动漫社团,社长格瑞,金是社太太bu,圈名很好猜…小白手是艾比小黑手是埃米,来自武器天使射手和恶魔之手,面具是莱娜,因为实在不会取名…主瑞金吧,如果继续的话还会有其他cp的互动_(:3」∠)_
有些小故事也是来自我所在的社团
不知道还会不会继续写,总之在中考假返校之前能多浪一点就多浪一点bu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合掌】

【瑞金】睡美人

一个叫很久以前的一个国家,国王安迷修和王后雷狮不管怎么【哔——】都生不下孩子。
终于有一天,御医拍了拍国王安迷修的肩,深沉道:“恭喜。”
安迷修高兴地买了很多很多马。【bushi
所有的人们为国王和王后而高兴,祝福着小王子格瑞。
小王子格瑞满百天的时候,王宫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邀请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权贵。
很久以前的一个国家里,有三位会魔法的仙子,他们将希望与幸福带给人们,也将带给这位可爱的小王子格瑞。
紫堂陆:“他真可爱——!他以后能拥有健康的身体,幸福的人生!”
紫堂林:“他能斩破一切困难,成为人生赢家!”
鬼狐:凯莉女巫路过一家甜品店并选择放弃诅咒【
紫堂幻:哦。
紫堂幻:“小王子格瑞在十六岁的时候会被马刺伤,但他不会死,如果他爱的人能亲吻他,他就会安然无恙地与爱人白首!”
紫堂幻:诶哟哈一边诅咒一边解咒真累人。
安迷修:喂你他妈。
于是安迷修放走了国内所有的马,并天天以泪洗面。
小王子格瑞渐渐长大,安雷夫夫见证了小王子格瑞头发立起来的全过程。
在十五岁的最后一天的早晨,小王子格瑞遇见了邻国叫做很久以前的一个国家的邻国王子金。
他们一见钟情。
“噢——!天使!”金夸张地大叫。
这天晚上,格瑞约会后回王宫的路上,看见一个黑影。
他跟着黑影,担心是对很久以前的一个国家不利的东西。
月光挥洒,他终于看清楚了这是什么东西——啊不好意思他不知道那是啥。
“我受伤了,你能帮我看看我头顶上的角吗?”那个东西温和地问他。
格瑞慢慢靠近那个会说话的东西,再确认应该不会有危险的时候,他摸了摸它的角。

国王安迷修和王后雷狮让人找遍王宫也没有找到王子格瑞在哪里。
安迷修:“我明明已经放走了所有马并且定下法律马不能进城啊?”
独角兽:傻了吧,爷会飞。
安迷修深沉地说:“再生一个吧。”
雷狮:?????我跟你讲你这样是会永远失去我和马的?????
仙子紫堂幻找到了那匹独角兽,让它带着金去找王子格瑞。
王子格瑞躺在草地上,表情十分安详。
金扶着格瑞,双眼紧闭,对准唇部亲上去——眼前的格瑞突然睁开眼,托住金的头,加深了整个吻。
“这和剧本不一样!”眼角湿漉漉地金拽着格瑞的衣服下摆。
“乖,我只是睡着了。”
最后很久以前的一个国家的国王安迷修和马群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紫堂陆&紫堂林:你的诅咒又失败了。【指指点点】
紫堂幻:嘤【委委屈屈】】
今天的凯莉小姐仍然不在女巫职业的岗位上。

END
我大概是有病。
我觉得我可能会被打。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合掌】

【瑞金】病

格瑞在教室里写作业。
这节是体育课,集合完就可以散了,格瑞一向不喜欢去小卖部也不喜欢散步,因为没人和他一起。
教室里很安静,仅有的十几个人都在埋头写作业,夏日的蝉声一阵一阵地来了,谁也不想打扰这份宁静。
凯莉刚散步回来,站在格瑞身后,等着他写完这题才拍了拍格瑞的肩膀,小声说:“哟格瑞,猜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格瑞看也没看一眼,脸上写着没兴趣。
凯莉笑了一下,与格瑞面对面坐,道:“你有个叫做金的发小吧?”
格瑞放下笔,表情不变,问:“怎么?”
“哼哼…刚刚不是不理我吗?”凯莉看着手里的棒棒糖,转了转,又看了眼格瑞,发现对方的脸越来越黑,才慢慢悠悠地说:“我刚刚在医务室门口看到他。”
格瑞示意凯莉去走廊上说。
“他好像晕倒了。”凯莉说。
格瑞皱眉,下楼去医务室。
医务室门口,眼镜男孩和金发男孩蹲着,中间一个人窝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疼得话也说不了。
格瑞故作平静的步伐渐渐加快,眉眼深处尽是担忧。
金一只手抱住自己,另一只手被紫堂幻握着,发丝凌乱,脸色苍白,眼睛微微睁着,眼神涣散。他不知道身边的人是谁,又有谁来了,他只想蜷缩着试图缓解疼痛。
“怎么回事?”格瑞问嘉德罗斯。
“上课的时候突然呕吐,扶过来的路上基本是被拖着走的,这家伙真麻烦。”嘉德罗斯顺了一下金的刘海,金还是微睁着眼。
“班主任已经走了,医务室没开门,手机又不能带进学校…”紫堂幻补充。
格瑞轻轻“啧”了一声,背对着金蹲下,让两人把金扶上来。扶的时候嘉德罗斯突然手抖,金还笑了一下。
“笑屁。”嘉德罗斯瞪他,心里的担忧稍稍压下去了一些。
格瑞背着金走向校门,这时候还没有放学,格瑞正想着怎么出去。
“格瑞”凯莉叼着棒棒糖靠在校门旁,“有老师刚好要出学校,能送你们去医院,情况已经和丹尼尔说了,丹尼尔走不开。”
格瑞才发现旁边有一辆黑色的车,不认识的老师对这边点头。
紫堂幻帮忙将金塞进后座,边塞边道谢。
金的头搭在格瑞腿上,维持着蜷缩的姿势,格瑞对比两人额头的温度来确定金是否发烧。
发现不是发烧之后,格瑞松了一口气,又突然担忧金是不是旧病复发。
车上很安静,老师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不打扰那个看起来很痛苦的可怜小孩儿休息。下车时格瑞将金半拖半抱,金顺从地忍着痛。
“谢谢老师。”格瑞对车里的老师鞠了一躬,郑重道谢。
“快带他进去吧。”老师摇摇头示意不用谢,“要谢就高考考好点,给学校增加优秀率。”
格瑞扶着金坐下,像小时候一样叮嘱他乖乖地别乱走,自己去挂号。
“血压偏低,早餐空腹喝冰牛奶,你真行。”格瑞无表情地看着正在输液的金。
金乖乖认错。
“万一出什么问题怎么办?”格瑞声音大起来,“你是想让我们所有人都担心吗?”
金低头。
格瑞向着病房门走。
“格瑞!”金叫他,声音还有些沙哑。
格瑞搭着门把顿了顿,开门:“我去买粥。”
金紧张的身体放松下来,陷进枕头里。头发乱的不行,翘起来的金发耷拉。
金这副可怜样子没让格瑞看到,不想让他更担心。不怎么喜欢的白粥也一口一口喝完。
“对不起…”

END.
小学生文笔,全凹凸最ooc
强行结尾,不知道在写啥
设定是格瑞高三金高二(隐藏设定是金以前有重病因为治疗留了两级憋问我为啥是两级大概是我乐意吧【你)
这是真实的事情。昨天上午上课的时候有一个经常玩在一起的小姐姐突然呕吐,被送去医务室,当时离得很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课之后去医务室看发现小姐姐就蜷缩在地上(医务室没开门),看着我也觉得疼(但我就是我写不出来【你),真的很心疼。还好当时一个同班同学拦下一个老师,老师也挺好心的帮忙送到医院。
感谢那个老师,辣鸡医务室不靠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合掌】

高考明日

【瑞金】
快了,快了,快到了…
路灯忽闪忽闪,一个人影在小道上奔跑。
晚自习下课前最后几秒,金拽着书包跑出教室,身后的眼镜少年还没开口,金就背对着少年大喊“我还有事先走了!!!”
紫堂幻无奈笑了笑,手里还拿着金忘带的复习资料。
金跑上楼道,现在是十点半,而明天要高考的发小邻居应该睡了一会儿了,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来不来得及。
格瑞住在金的对面,长着一张扑克脸,用同班同学凯莉的话来说,就是“一点都不近人情的木头桩子”。
格瑞和金认识了十一年,闯祸的事没少干,虽然主谋都是金,呃好吧其实闯祸的只有金一个。格瑞天天忙着给金收拾烂摊子,还得给学渣发小辅导功课。
不知不觉已经十点半了,格瑞躺在床上呆望天花板。心里也没有高考的紧张感,就是不想睡觉。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隔音效果不太好,格瑞笑了笑爬起来开门,然后被金撞了个满怀。
“格格格瑞明天、明天你一定要加油!别太紧张带好身份证准考证铅笔签字笔…”怀里的男孩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长串话。
格瑞搂住金,一句一句回答“好”。
格瑞今夜睡得很香。
【凯娜】
莱娜将身子埋入椅子的软靠背里,桌上是刚刚整理完的送考活动详细内容。
凹凸中每年的高考都会有学生送考,今年的任务就交给了这届的学生会会长莱娜。
莱娜瘫了一会儿,又爬起来给工作人员确定流程。
“哟,忙着呢?”一人叼着棒棒糖大大咧咧地闯进学生会办公室。
莱娜头也不抬:“前辈,下次进来记得敲门。”又想起哪里还会有下次,手上的工作顿了顿,又道:“算了算了,我说了你也不会听的。”
凯莉笑眯眯地绕到莱娜背后,手伸出来给莱娜捏肩,在即将要碰到莱娜的时候莱娜突然缩紧脖子,脸红着大叫:“前辈!!”
“还是很怕痒呢,莱娜你呀。”凯莉不再捉弄莱娜,莱娜疲惫的身心和缓和了些,正想问凯莉怎么这么晚还来学校的时候,凯莉拍了拍莱娜的头,话直接呛了回去。
“好好加油,我等着你为我送考。”凯莉对莱娜眨眨眼,叼着棒棒糖走了,门也不关上。
莱娜冲了出去,走廊上的人影已经很小了,她对着人影大喊:“凯莉——高考——别输了——!!”
那人影停下,似乎反头对着自己笑。
【安雷】
“看什么书,走了走了出去浪。”绑着星星头巾的舍友抢过安迷修的课本,安迷修慢悠悠地瞥了一眼,又慢悠悠地拿出另外一本资料,边拿边说:“小伙子急啥。”
舍友拉过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盯着安迷修看。安迷修终于放下书,问:“去哪?”
“没想好。”雷狮说。
“那先出门吧。”安迷修手指勾着钥匙放进口袋,今天的风还算凉爽,安迷修顺手带了件外套。
希望明天的天气像今天一样,不会太冷也不会太热,不过天气再热篮球场上都会有人在挥洒汗水。
“打球呢!”雷狮对着球场上的人挥挥手,篮球被佩利漂亮抛物线投入篮筐中,回头喊:“是啊!不过待会就得上自习了。”
走到图书馆,图书馆门口凉嗖嗖的,夏天挺凉快,不过今天气温低,雷狮打了个哆嗦。
图书馆里什么都有,历史文学,教辅资料,还有言情小说,升级流网文,不过今天没开门。
“啊突然想起我还没还书,好几个月前借的了,不知道要连着还多少钱。”安迷修看着紧闭的图书馆大门,想到宿舍里一本压箱底的书躺了好几个月就有些肉疼。
最后不知不觉走到教室,教室里很空旷,黑板报被擦地一干二净。
“要毕业了。”雷狮说。
“都要走到天南地北了。”安迷修顺着雷狮的话说。
“又不是不回来了。”雷狮努努嘴,走出教室。
安迷修最后看了一眼,就和雷狮一起离开。
战袍披在两人身上,凉爽的风让下摆飘起来,气势磅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啊我居然赶上了【码到一半睡着bu
祝高考大捷!!
比小心心

最近的摸鱼_(:_」∠)_

上课摸了一只凯莉小姐姐

【研日】预言者(三)(完结)

·一个说死就死的研磨【你
·ooc有
·小学生文笔
(三)
五年,是一个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时间。
日向经常会跟孤爪聊近来发生的趣事,也会带些小吃食和孤爪一起吃。
“研磨研磨,我跟你说噢,听孝支哥哥说,国王下令我们整个镇子都要搬走呢!”日向突然想起这事,“你呢?你跟我们一起吗?”
孤爪抚猫的手一顿,“我不能走。”
孤爪已经看到了,这场即将到来的大火,和火中的一座钟楼、一间小屋和一个人。
他拍了拍怀里的黑猫,黑猫蹭了蹭他的手,又似不舍般望了孤爪许久,最终还是向日向走去,自顾自地趴在了日向腿上打盹。
“说好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日向有些不满地说,“我留下来和你…”
“翔阳!”孤爪突然急切地打断了他的话,“翔阳。”
“你必须走,必须走。”
“无论发生了什么,不要回来。”
“我们是朋友,对吗?这一次,你听我的。”
日向静静地看着孤爪,第一次看见他如此波澜的情绪。
“这里会发生什么吗?”
“一年后的今天,我告诉你原因,好吗?”
日向临走的时候,孤爪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
他的神色似复杂,又似毫无波澜。
“回去吧。”最终他揉了揉日向的橘色脑袋,又不满足地用额头贴近日向。
我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在这最后的时光里。
以前每次日向离开时孤爪都会目送他然后再回去,这次却是先转身的那个人。
他撇头往后看了一眼,身影慢慢消失在小森林中。
怀里的黑猫扒着日向的衣服舔日向,日向才发现脸上都是泪水。
……
新的城市比原来的小镇生活水平高上了许多,日向小时的玩伴基本都找到了安稳的工作。
日向种了些植物,还养了一些动物,有些是领养的,有些是邻里拜托帮忙照顾的。有几只兔子,几条狗,几只鸟,不过最多的还是猫。
日向经常望着窗外出神,有时则是和猫比发呆。总是抱着一只黑猫,手一下两下地顺毛。
偶尔来找日向的菅原发现了日向的反常,颇为担心。
“哎…翔阳他…”菅原和年轻的及川城主聊天时突然想起,便告诉了及川。
及川想起了那个经常发呆的橘发小个子,看着他眺望着远方,确实知道他在望着哪里。
“小菅老师,你知道吗?在这片大陆上,有一个可以预知未来的种族。”
“他们有着很长的寿命,但是死亡之时会引发大面积的灾难。”
“记得千年前那次地震吗?”及川问道。
“是我国与邻国战争发生的地震吗?”
“是的。那次战争中,是我国的那位预言者死亡而引发的地震。”
“天地裂开了一般,无数人陷入可怕的地缝,尖叫、哭嚎,恐惧在人们心中蔓延。那次战争两方损失惨重,不得已签下停战条约开始各自休整。”
“难道我们这次的迁移…?”
及川没有接话。
菅原知道在森林深处,日向结交了一位好友。日向非常喜欢那位朋友,有段时间三天两头往森林里跑。
若那位朋友是预言者的话…
菅原担忧更甚,叹了口气。一旁的及川无言,只是轻拍着他的背。
过了不久,大火侵蚀小镇的消息流传到了这个城市,如此大规模的火灾人们也是第一次听闻,原小镇的居民第一次和日向一样,都望着那个方向。
那是生他们,养他们的故乡。
一些心中怀念的老人默默留下眼泪,打在这新居住的土地上。
妇人们将脸庞埋入丈夫怀里,小孩被这气氛感染而嚎啕大哭。
及川默默从背后抱住菅原,抹去泪水。
日向一手抱着手中的黑猫,另一手的指甲在掌心印出血痕。
——“我以后能找你玩吗?”
——“可以…翔阳。”
我现在、还能找你玩吗…?
——“我想见见外面的世界。”
我可以、可以带你去看!
——“我们能活上百上千岁,但是还是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一年后的今天,我告诉你原因,好吗?”
我只想听你亲口说!!!!
——“回去吧。”
我现在,还能回哪去呢…
孤爪看他的最后一眼,他终于懂了。
那是诀别。
日向将屋子里所有的动物植物都送了人,除了那只一直跟着他的黑猫。
他收拾行李带着猫启程回了小镇,他不敢相信那荒废的小镇是他曾经玩耍的地方。
树木都被烧焦了,毫无生机。
钟楼已经不能从外面直接看到了,或许是塌了。
那个一直生活在里面的人,再也见不到了。
日向停留了一段时间,他还在下意识地寻找那个看上去淡漠,长得很好看,喜欢猫儿的人。
日向在这里勉勉强强建了一座还算能住人的房子,直到那只黑猫死去。
他将那只黑猫葬在了孤爪住的那块土地里,在各个城市里流浪。
我与你一同看看外面的世界。

end.
终于写完了,卡了好久【之前一直没更是因为懒bu
很渣,小学生文笔
感觉最后是一种奇怪的走向???
大概先这样了…?
【好想写成HE啊orz【你
祝大家鸡年大吉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