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时铜

【瑞金】病

格瑞在教室里写作业。
这节是体育课,集合完就可以散了,格瑞一向不喜欢去小卖部也不喜欢散步,因为没人和他一起。
教室里很安静,仅有的十几个人都在埋头写作业,夏日的蝉声一阵一阵地来了,谁也不想打扰这份宁静。
凯莉刚散步回来,站在格瑞身后,等着他写完这题才拍了拍格瑞的肩膀,小声说:“哟格瑞,猜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格瑞看也没看一眼,脸上写着没兴趣。
凯莉笑了一下,与格瑞面对面坐,道:“你有个叫做金的发小吧?”
格瑞放下笔,表情不变,问:“怎么?”
“哼哼…刚刚不是不理我吗?”凯莉看着手里的棒棒糖,转了转,又看了眼格瑞,发现对方的脸越来越黑,才慢慢悠悠地说:“我刚刚在医务室门口看到他。”
格瑞示意凯莉去走廊上说。
“他好像晕倒了。”凯莉说。
格瑞皱眉,下楼去医务室。
医务室门口,眼镜男孩和金发男孩蹲着,中间一个人窝在地上,身体微微颤抖,疼得话也说不了。
格瑞故作平静的步伐渐渐加快,眉眼深处尽是担忧。
金一只手抱住自己,另一只手被紫堂幻握着,发丝凌乱,脸色苍白,眼睛微微睁着,眼神涣散。他不知道身边的人是谁,又有谁来了,他只想蜷缩着试图缓解疼痛。
“怎么回事?”格瑞问嘉德罗斯。
“上课的时候突然呕吐,扶过来的路上基本是被拖着走的,这家伙真麻烦。”嘉德罗斯顺了一下金的刘海,金还是微睁着眼。
“班主任已经走了,医务室没开门,手机又不能带进学校…”紫堂幻补充。
格瑞轻轻“啧”了一声,背对着金蹲下,让两人把金扶上来。扶的时候嘉德罗斯突然手抖,金还笑了一下。
“笑屁。”嘉德罗斯瞪他,心里的担忧稍稍压下去了一些。
格瑞背着金走向校门,这时候还没有放学,格瑞正想着怎么出去。
“格瑞”凯莉叼着棒棒糖靠在校门旁,“有老师刚好要出学校,能送你们去医院,情况已经和丹尼尔说了,丹尼尔走不开。”
格瑞才发现旁边有一辆黑色的车,不认识的老师对这边点头。
紫堂幻帮忙将金塞进后座,边塞边道谢。
金的头搭在格瑞腿上,维持着蜷缩的姿势,格瑞对比两人额头的温度来确定金是否发烧。
发现不是发烧之后,格瑞松了一口气,又突然担忧金是不是旧病复发。
车上很安静,老师也不问发生了什么,不打扰那个看起来很痛苦的可怜小孩儿休息。下车时格瑞将金半拖半抱,金顺从地忍着痛。
“谢谢老师。”格瑞对车里的老师鞠了一躬,郑重道谢。
“快带他进去吧。”老师摇摇头示意不用谢,“要谢就高考考好点,给学校增加优秀率。”
格瑞扶着金坐下,像小时候一样叮嘱他乖乖地别乱走,自己去挂号。
“血压偏低,早餐空腹喝冰牛奶,你真行。”格瑞无表情地看着正在输液的金。
金乖乖认错。
“万一出什么问题怎么办?”格瑞声音大起来,“你是想让我们所有人都担心吗?”
金低头。
格瑞向着病房门走。
“格瑞!”金叫他,声音还有些沙哑。
格瑞搭着门把顿了顿,开门:“我去买粥。”
金紧张的身体放松下来,陷进枕头里。头发乱的不行,翘起来的金发耷拉。
金这副可怜样子没让格瑞看到,不想让他更担心。不怎么喜欢的白粥也一口一口喝完。
“对不起…”

END.
小学生文笔,全凹凸最ooc
强行结尾,不知道在写啥
设定是格瑞高三金高二(隐藏设定是金以前有重病因为治疗留了两级憋问我为啥是两级大概是我乐意吧【你)
这是真实的事情。昨天上午上课的时候有一个经常玩在一起的小姐姐突然呕吐,被送去医务室,当时离得很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课之后去医务室看发现小姐姐就蜷缩在地上(医务室没开门),看着我也觉得疼(但我就是我写不出来【你),真的很心疼。还好当时一个同班同学拦下一个老师,老师也挺好心的帮忙送到医院。
感谢那个老师,辣鸡医务室不靠谱。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合掌】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