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时铜

【瑞金】群里总有人在秀恩爱 面基篇

*人物属于官爸,ooc属于我
*安雷有,微卡埃【弟弟组太可爱了呜呜呜】
*沉迷小英雄不可自拔,拉出来遛一遛【什么
里边金出的事绿谷,绿谷绿毛,写到了绿毛不用在意不是bug,还有Black是黑毛Weiss是白毛
开始吧x

21.
今天本市有漫展,趁着社员都有时间便把面基定在了今天。
雷狮约格瑞出cp,说是为了恶心安迷修,垃圾玩意儿这时候才回圈还是不是狗子了。格瑞本着看热闹的心态以及雷狮强行坑蒙拐骗最终还是答应了。
然而在格瑞答应雷狮的第二天,沉迷小英雄无法自拔的金突然入了绿谷的c服,恰好小白手也有丽日御茶子的计划,就干脆约了出茶。
对,cp。
格瑞阻止金出绿谷失败并比任何一次都要嫌弃雷狮。
今儿金起的特别早,堪比打了激素。
金准时从床上跳起来:“第三次出cos,耶!”然后把格瑞推醒了。
格瑞此时把金扔出去的念头特别强烈,抓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才四点。”又躺下。
金扑上去,用力坐在格瑞的腰上:“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格瑞起床啦!帮我上妆呗!”
格瑞表示更嫌弃雷狮了。
雷狮:阿嚏!!!!
金乖乖下来,脸上就差没写“乖巧”俩字,格瑞坐起,一手撑着床一手揉头,锁定目标,释放黑气。
金:无辜.jpg
两人洗漱完,就开始为今天的cos准备。虽然一大早被吵醒十分不爽,但颇有职业素养的格瑞还是认真地给金上妆。
“嘿嘿格瑞真厉害。”近在咫尺的格瑞手上动作不停,“闭眼。”
金乖乖闭眼。
啊…这是上眼皮被眼线笔划过的触感。
金从某种方面上很喜欢格瑞给他上妆。先不说格瑞本来技术硬,就光是那张脸都可以看很久。听格瑞的命令闭眼睁眼,看格瑞手上拿着妆品在他的脸上描画。
“嘿嘿。”金笑了一下。
“别笑。”
“哦哦。”
上好妆后两人随意吃了一些早餐,带上自己的cos装备。
格瑞在整理一个小包,金看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凑过去问:“带这些干啥?”
“社里有些人可能会忘记这些必需的小玩意,一字夹,回形针,发网,剪刀,还有一些别的,到时候可能会急用。”
金记下,为了做社总攻这些小事是很重要的!
这么想着金去超市买了一些零食打算投喂,幻想着社员们崇拜的目光内心美滋滋。
到达会场的时候人已经有些多了,金和格瑞在约好的地方等待小白手。因为早上有的人需要上妆,全员面基时间不太好约,所以便约在中午。
“太太!!”打游戏时被突然拍肩,金吓了一跳。身后站着一个赤发姑娘,身上穿的是小英雄里经典的运动服。那姑娘移了移视线,“啊啊啊社长好!社长好帅!我是小白手!真名艾比!”
“烈斩,格瑞。”格瑞回应。
金大叫:“我是世界第一帅的金!!!你居然不夸我帅!!!”
“噗。”金才发现小白手旁边还有一个男生,仔细看和小白手还有几分相像。男生发现金的视线投过来,便笑了笑说:“我是小黑手,埃米,意思意思夸一下社太太帅。”
“切——超敷衍。小白白小黑黑好呀。”
艾比刚上好妆,将早就套在脖子上的发网拉上来,强行压住戳破天的呆毛。假毛带的有些偏了,金学着格瑞的模样拉住两角调整位置,再将稍微有些乱的毛扒拉出丽日的发型。
两个人挨得很近,从某个角度看就好像拥抱在一起。
巧了,格瑞就是用的这个视角。
格瑞:小黑屋。

雷狮是今天的嘉宾,他旁边坐着的是他的弟弟卡米尔。
“哟格瑞。”雷狮让格瑞坐在两人中间,卡米尔对着格瑞挥挥手。
“安迷修来了没?”雷狮凑过去小声问格瑞,格瑞挑眉道:“我怎么知道。”
雷狮撇嘴,嫌弃地看了格瑞一眼:“这点事都办不好,要你有什么用?”
格瑞不理他。
“银爵那小子呢?”雷狮又问。这回格瑞只是摇了摇头。
格瑞靠着椅子看群里的动态,埃米发了不少出茶cp的照片,还有其他人的。格瑞翻着翻着,突然停下了手指。
估摸着雷狮该签售了,卡米尔拉了一下格瑞,“格瑞哥,凯莉来了吗?”
看着周边旁摆了好些甜品,格瑞了然。
排队人群中渐渐骚动起来。
“GR大大!!!”一个粉丝大叫,身后是其小伙伴鼓励的目光。
格瑞对着她们比了一个“嘘”的手势,那姑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让雷狮签完之后又把cos本递给格瑞,“GR大大要复出了吗!我看到海绵宝宝片的预告了!!”
格瑞签上“烈斩”,点了点头。姑娘得到签名之后也不拘谨了,但被维护秩序的后援团粉丝挡在签售桌前,不得不离开,还接着说:“GR大大我稀罕你啊老早老早就关注你了…”

另一边的金和艾比在游场,虽然金在cos方面目前还是小白,但跟着格瑞出了两次之后也掌握了一些技巧。两人摆着帅气的pose给人拍照,小黑手也尽力将他俩拍出小英雄的感觉。
“社太太,小白手。”在人群散开之后,两位姑娘走了过来。两位出的都是《RWBY》里的角色,一个是Black,一个是Weiss,“我是星月,凯莉,这是莱娜,圈名面具。”
“你们好呀嘿嘿!我叫金,这是艾比!”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艾比,打量了一小会儿问:“《RWBY》?”
“是的。”莱娜说。
凯莉贼兮兮地用肩撞了一下金:“太太~有没有兴趣出Yang?”
金猛的跳出老远:“不不不还是算了,你可以找烈斩或者有马。”
凯莉笑,摇了摇手提袋:“我带了些甜品,一起吃吗?刚好有朋友在嘉宾席,我们去那边吃。”
“好好好!有没有苦瓜奶茶!”艾比双眼亮晶晶,埃米日常嫌弃自家姐姐。
“啊有的,莱娜特意带了一杯。”凯莉边走边说:“说起有马,之前不是说他话剧演公主吗,你们知道当时的王子是谁吗?”
金问:“难不成是格瑞?”
凯莉调侃:“你只会提他吗?啧啧啧果然二社大法好。”
“喂喂喂你够了噢!”
凯莉停下来,让大家凑近,小声说:“是海盗船长噢。”
艾比“噢”了一声,猛的反应过来,大叫:“是我想的那个海盗船长吗!!”
路人转过头来看看发生什么事,埃米抱歉地对着周围笑了笑,捂着脸把艾比拉出来。

祖玛也是作为嘉宾来的,不过是在下午。雷德给人当小跟班,递水扇风都不落下,
而今天祖玛因为要签售所以没有出cos,雷德专为祖玛带的单反也没有起作用。
雷德:qwq
世界挺小。
圈名神通棍真名嘉德罗斯和祖玛家有一些亲戚关系,小时候见过几回,而AOTU社是祖玛本着照顾弟弟的心态加入的。
所以祖玛决定先和嘉德罗斯见一见。

另一边的紫堂幻:呜qwq
大哥:我们幻真可爱。
二哥:把幻卖掉能赚多少钱呢ummm…
紫堂幻:呜呜呜qnqqqqqqq
紫堂幻内心是卧槽的。
今天正准备出门面基,哥哥们坏笑着把他拉进屋内,脱下了他的衣服…换上了女仆装。
紫堂幻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社友们。
内心卧槽之余,紫堂幻也不忘观察附近的人看看有没有自家社友。旁边路过一只绿毛正和他的小伙伴聊女仆装,紫堂幻僵硬地看向那边,只听到其中的黑发妹子说:“海盗船长当时和有马打赌输了穿女仆装游场了一天呢,可惜当时不出名,年代久远也找不到什么返图了,啧啧,女装大佬太有意思了。”
正准备拍肩的紫堂幻默默缩回了手。
如果拍肩会被提一辈子女装的黑历史的怎么办在线等急。
“…斯巴达?”白毛妹子不太确定地朝这边问。
紫红色短发女孩穿着漫展里最常见的黑白色女仆装,戴着一副黑色圆框眼镜,手不安地捏着裙子,脸上还有迷之红晕,埃米趁机拍了几张。
那姑娘点点头。
金介绍了一下大家,接着说:“斯巴达原来是个超可爱的女孩子啊。”
我不是我没有qaqqq
“…我是男的…。”紫堂幻推了推眼睛,“是我家哥哥们干的,我我我不是女装大佬…。”
“干♂的。”艾比直笑。
我听到哲学符号了你们快住口qaq。
于是格瑞就看到了自家舍友和一溜儿的小姑娘走在一起。
格瑞神情复杂。
“啊格瑞你也在这里啊!”金从背后压住格瑞,手臂架在格瑞肩膀上嘿嘿嘿地笑。
女孩子们嘿嘿嘿地笑,雷狮和卡米尔神情复杂。
女孩子堆中的紫堂幻也神情复杂。
雷狮给人拍照的时候抬眼看到了这一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粉丝们神情复杂。
刚刚听了凯莉的八卦的几个人也神情复杂。
“啊——卡米尔?”埃米不确定地问。
卡米尔绕过桌子拉着埃米坐在身边:“吃早餐了吗?”
“还没吃。”
然后凯莉面无表情地看着甜食同好给埃米喂了一颗巧克力球。
妈的死给。
众人开始享用甜食,卡米尔偶尔也会喂给自家大哥,但更多的还是自己埋头苦干,时不时将自己觉得不错的甜食端给埃米。
真是和谐呢。

金突然想起来,安迷修好像曾经说过一些关于他和雷狮的事情,两个人关系挺差,而这个雷狮…可不就是眼前这个嘛。
嘿嘿…有法子了。
善良可爱的和事老金头上冒出一个小灯泡,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耶。

tbc.
很久没更了抱歉orz因为是高三狗放的那几天假又都在外边玩,也没有存稿
面基篇大概会分2-3篇发,看着啥时候有时间吧【你
欢迎捉虫!!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达成100fo呢xxx感谢关注了我的小可爱xxx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下次见!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