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时铜

【安雷】傻子和垃圾的相处方式

*ooc属于我
*写着写着安雷就不见了

10.

十月底,最重要的事当然是,运动会。

闹哄哄,闹哄哄。

“那个,那个啥,”紫堂幻被凯莉推上讲台,“马上要举行体育节了…”

闹哄哄,闹哄哄。

“我们先来报项目吧…”

闹哄哄,闹哄哄。

紫堂幻:这个班长我不当了┻━┻︵╰(‵□′)╯︵┻━┻

紫堂幻向凯莉投向求助的目光。

凯莉耸肩。

11.

“安静。”副班长格瑞总是令人安心的。

“报项目。”格瑞丢下紫堂幻下讲台,顺带敲醒钓鱼的金。

项目分为集体项目和个人项目,个人项目一向是这个班的强项,但一直拿不到第一主要是因为集体项目很差…

作为一个热爱班级集体荣誉感十分强的班长,紫堂幻心很累。

雷狮翻了个白眼:“我报200,安迷修报1500。”

安迷修:“你???”

紫堂幻趁着雷狮还没改变主意立刻记下。

虽然那边的两个人快要打起来了。

12.

金高高举起了手:“我我我!我报跳高!”

艾比本着男神做什么都是对的的原则,说了一句“跳高这种项目最适合我帅气的男神了”。

然而她不知道有只耳朵都快贴过来了。

“我报跳高。”安迷修说。

雷狮不屑地笑出声。

13.

格瑞报了800m,金报了100m。

格瑞擅长长跑,金擅长短跑。

刚好互补呢。凯莉有一双发现爱的眼睛。

然后她发现雷狮和安迷修也是这个设定。

14.

卡米尔报了跳远和1500m。

卡米尔擅长跳远,长跑是为了凑数的。

埃米报…埃米啥也没报,他不太擅长这些。作为一个技术宅,埃米选择做联络员。

班上人本来就不太多,每个项目都是七拼八凑出来的,他心里有一点点罪恶感。

卡米尔:“陪我跑。”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让人陪跑的语气这么理直气壮,但是罪恶感已经没有了…嗯。挺起胸膛。

艾比:???

15.

有个集体项目是跳绳,那根绳经历了一段绳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面前这个戴星星头巾的小混混,的口袋里有一把剪刀。

“操!”在无数次被打中之后雷狮掏出了大宝贝。

绳:放过我,求你。

16.

金也经常被绳打到,一直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明明一般人都是这种思想但是偏偏在一群问题儿童之间就直接升级成了小天使。

“格瑞,痛qwq”

17.

凯莉也是跳绳的受害者。

作为一个能偷懒就偷懒时不时调戏一下同桌的高贵的女孩子,凯莉拒绝类似于这种的一切集体项目。

但是,班上人是真不多。

跳绳要求十个人,男女各五人,女生就那么七八个,还有俩项目时间设置冲突。

站在的站位是格瑞和安迷修甩绳,凯莉站在格瑞面前。

格瑞停下了甩绳,绕过了正在揉手臂的凯莉,走向金:“怎么样?”

凯莉往后瞪了一眼,男孩子都不会怜香惜玉的吗。

18.

金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笑:“没事没事,继续吧,我不能耽误练习时间。”

凯莉:…

19.

集体项目里还有一个是运球投篮,也是男女混合。

紫堂幻:“这个项目也要求女孩子…那就拜托男生们教一下女生了…”

他刚说完就看到安莉洁十分熟练地拍着球跑回来。

安莉洁:“你说啥?”

20.

“同学们,我们高三了。”

“也就是说,今年是我们最后一个运动会了。”

“加油!!”

讲台下的凯莉意思意思给他晃了晃棒棒糖。

21.

体育课,发生了一件大事儿。

紫堂幻莫名其妙挨了一拳,脸部骨折。

还好他没戴眼镜,要不鼻子旁边能给他戳两个洞来。

雷狮:“怎么回事儿?”

凯莉不屑地翻了个白眼,冲着隔壁高三九班打人的胖子比了个中指:“紫堂幻那软蛋挨打也不知道打回去。”

格瑞:“不能打回去。”

凯莉:“嘁,待会找人把他打一顿。不给他点教训还真觉得本小姐的人好欺负。”

22.

最后也不知道凯莉叫了人没,那胖子走路扭捏的,居然没被打脸。

金作为高三三班的体(tian)委(shi),用傻白甜的姿势带着人参加运动会。

通常来说一个小小的金众人是不会理的,然而在傻白甜的金身后有一个脸上写着“不跟着一起加油就宰了你们”的格瑞。

23.

运动会开始的前几天人都轻松得很,啰啰嗦嗦的紫堂幻不在,班主任又去给紫堂幻的哥哥紫堂林做思想建设。

紫堂林本来没打算告诉他们大哥,紫堂陆工作上忙,每天倒床就睡,确实没时间来折腾这些事。

班主任的意思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唠叨了几天紫堂林说是要看对方家长的态度,班主任松了口气说总算让紫堂林松了口。

那胖子的妈去医院探望紫堂幻,哪想第一句话就是“这件事是我们家孩子不对,但我觉得你们也有责任”。

紫堂林听了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个电话打到紫堂陆那儿,这事儿又激化了。

24.

“然后呢然后呢?”金在电话里问紫堂幻。

“对方家长不愿意负责…大哥说我们走法律途径。”紫堂陆苦笑,“运动会准备地怎么样了?”

“OKOK,大家都挺热情的!”

高三三众:…

格瑞轻飘飘扫了一眼。

“那就好…你们要连着我一起加油啊!”紫堂幻的手机突然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收走。

“幻,该休息了。”紫堂陆挂掉电话,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

“好的哥哥…”紫堂幻懊恼自己还没跟金说再见,这是非常没有礼貌的,但是他又不敢违抗哥哥,大哥也确实为了他好。

紫堂陆看着紫堂幻缩进被子,轻轻走出去带上门。

tbc.

这辈子都想看陆林宠幻

安雷默默退出历史舞台【什么

不要脸地打上瑞金和卡埃的tag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