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茼STTTTT(我又肥来啦!

这儿莳茼——!
主凹凸!
杂食,吃卡埃,瑞金,安雷——
(*ˉ︶ˉ*)

【卡埃】Different Function 2.

*ooc属于我

*微凯柠

*明明说要写瑞金结果莫名有了嘉金???

1在这里!

2.

“…虽然是这么说,可是DF计划是从05年一直到10年。”安迷修小声低估着,电话那边的雷狮骂了他一句。

“能拿到前三年的资料不错了。”雷狮说,“罗德烈就是当时DF的产物,他们制造的机器人。按罗德烈那种情况,应该是没有什么意识的。”

“他在被人操控。”安迷修有些混乱,“是谁?DF的余党吗?”

“…谁知道,”雷狮说,“就算是DF的余党,应该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我觉得这个需要报给上级,至少丹尼尔主任需要知道。”安迷修说,“你的任务报告没隐瞒什么吧?”

那边没出声。

“…”安迷修无语了好一会儿,“我让埃米做一个病例交上去,让他们给经费。”

金发少年躲开气势汹汹的子弹,朝着开枪的人冲去。那人气急败坏地对准他射击,迎面而来的只有一条腿将他的枪踢下又扫开。手无寸铁的男人想踹这个烦人的小鬼几脚,却被少年的腿扫地失去平衡。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手上多了一双沉甸甸的手铐。

“任务完成~”少年勾起嘴角,然后转过头来,“这是我们的案件吗?”

嘉德罗斯扶额:“不是。你能不能看清楚再上?”

嘉德罗斯自认为自己是个比较冲动的,然后调了个搭档给他之后,他自愧不如。

因为要调人手去警部,点了雷德和蒙特祖玛小组。金原本是和格瑞搭档,嘉德罗斯一人一组,但由于格瑞要留下来镇守异研部,便把金和嘉德罗斯组成一个新的小组也调了过去。

金带上了手套,将地上的能量枪装进透明袋子里,顺手将人交给附近的便衣警部人员。

嘉德罗斯靠着墙看着金收拾,金的小皮靴哒哒哒地响。

“你这身,你自己挑的?”嘉德罗斯突然出声问道。

金拍拍腿上的灰:“不是啊,是格瑞给我挑的。”

“格瑞果然是个闷骚吗。”

“别那么说格瑞,他很好的!”

“那就是明骚了?”

“雷狮说安哥才是明骚。”

两个金发的幼稚鬼在路上开始拌嘴。

一把刺刀破开微风,直指两人。嘉德罗斯眼中凌厉,不屑地用大罗神通棍拍开,朝身后不远处空无一人的小巷子瞥了一眼。

一根金色细线把人拖了出来。

金拎起地上不成形状的刺刀,说:“变形了诶。”

嘉德罗斯哼了一声:“那当然,我是谁。”

“不是,你这样让人家怎么交差啊?”

“又不是我的任务。”

“你这小鬼,格瑞就不会把作案凶器弄成这样。”

“格瑞只盯自己的案子,哪里像你这个渣渣一样。”

“你什么意思啊喂!”

异研部,咨询组。

修长的手指在摆放整齐的文件柜上滑动,手的主人轻轻哼起了歌。

“05年…05年…啊,找到了。”凯莉将棒棒糖塞在嘴里,“这名字…怕不是安迷修起的吧。”

“什么?”埋在文件堆里的眼镜男抬头问了一句,他的头发有些凌乱。

“‘火精灵事件’,”凯莉将文件夹摊开放在桌上,“2005年的清明节,G城郊区墓地发生火灾,火势蔓延至山脚下的孤儿院。全院五位老师,十七个孩子,无一生还。”

“…我的天,”紫堂幻整理文件的手停下来,“我突然有一种不知道说什么的感觉。愿他们在天堂安好。”

“十七个孩子。”凯莉囔囔,她随手翻了翻。这起案件的记录很少,只有少量的案件记述和死亡者名单。因为是孤儿院,所以孩子们的档案更加残缺。

“紫堂幻,帮我查一下,”凯莉翻了一下案件文件夹,“05年的,关于小孩的案件。”

“凯莉…我们这儿只有异能案件,本来也没多少,关于小孩的的就更少了,”紫堂幻说,“那些资料只有案例收集部有。”

“…”凯莉翻了个白眼,“算了,我才懒得去那给自己寻不开心。不过一个小小案集部。”

“想打架吗,凯莉?”安莉洁推门而入,“我来拿之前送来维修的记忆播放器。”

“来啊?”凯莉转身。两人在瞬间抽出了裙下的枪直指对方,火药味熏坏了夹在中间的紫堂幻。

紫堂幻举起手投降:“虽然有安全裤也请你们在意一下我这个男性的感受好吗…放下枪咱们好好说话…”

这两个人从高中刚认识那会就是这样。

一个是学生会长,一个是社联会长。当初似乎是因为学生会的夏日祭和社联的化装舞会的活动场地发生了冲突,导致两人关系一直不太好,见面都得互相嘲讽几句。大概是缘分吧,她俩高中认识之后又上了同一所大学,又都来到异能所工作。应该算孽缘。

不过还好安莉洁和凯莉不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不然非得把天花板掀了。紫堂幻松了口气。

安莉洁和凯莉紧盯对方,枪缓缓放下回到了它应该待的地方。

安莉洁递给紫堂幻一个文件夹:“这个交给安迷修。埃米在办公室吗?”

“不太清楚,”紫堂幻送她出了办公室,“他最近好像有点忙。如果不在办公室那应该是在实验室了,不过他不喜欢在折腾他那些宝贝们的时候被打扰。”

凯莉打开文件夹,里面只躺着一张纸——安迷修重新调查DF事件的申请被驳回。

埃米没在折腾他的小发明,他正在给他的病人造机械手。

卡米尔经过埃米的允许之后在实验室参观——实际上如果雷狮在这里一定会说“根本不需要得到允许因为我们可以抢过来”这种不知所云的看上去像反派说的话。

实验室也很乱,但其实仔细看看能发现这些零件虽然乱但有条理。在一个角落里能看到一些看上去已经是半成品的机械,后面有个暗门,大概是埃米的仓库。

机械上贴了小纸条,什么“塑型u盘”“小型探测机器人”“异能训练机械”“恋爱探测器”“芒果机”…

不务正业。卡米尔想。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甜品自成机”,收回了前言。

“我的一些失败作。”埃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总想着哪天闲着无聊还能拿出来改改,但最近挺忙,嘿嘿。”

这里大部分是埃米原创的东西,还有一些事异能用具的改良。卡米尔提起一个探测机器人,多看了几眼。这和平常用的不一样,但看上去更精细。

如果只拿那些小玩意来看能说是埃米的创意很多,但市面上的异能用具已经是现在科技能达到的最高水平,而埃米现在看上去才二十不到,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技术?

难道这就是埃米的异能?医部没有检查出来吗…

“卡米尔先生,过来上药吧。”

“好。”

据说警部的一些器械也有这位埃米先生的制作参与,而且警部人员的办事效率确实有提高。人不可貌相。

无菌室里,埃米低着头将卡米尔的绷带小心翼翼地取下。

卡米尔刚才路过埃米亮着的屏幕,匆匆一眼看过去,是监控。

“刚才安莉洁找我要上次坏了的播放器,”结束上药的埃米一边缠着绷带一边说,“还好我到了监控眼疾手快把凯莉让我做的恶搞玩具收起来了,不然异研部今天就得散架。”

卡米尔见过案集部的安莉洁,可刚才一晃而过的,是一头白发。

tbc.

自己都觉得很水【你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