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茼STTTTT(我又肥来啦!

这儿莳茼——!
主凹凸!
杂食,吃卡埃,瑞金,安雷——
(*ˉ︶ˉ*)

【卡埃】发烧

*呜…昨天发烧了

*不知道在写啥

大脑沉重。

仿佛沉在热泉与冷流的交汇处,炎热和寒冷在身体里交汇,上一阵战栗还没过去,下一阵战栗便蔓延全身。

扶着桌子站起来踉踉跄跄,腿似乎不受大脑控制,随时会摔倒的样子。

刚才考完语文,埃米颤巍巍回教室,等待班主任给他们放学。埃米用他大概还能想一点点东西的脑子想着刚才的语文肯定挂了。

他无奈地坐下,拒绝了同桌对答案的邀请。

他发着愣,听不见外界的喧嚣。

“不就是发烧了吗,装成这样干嘛。”

埃米唯一听见的一句话让他用了两三秒消化。

同桌是个他在班上聊的不错的男孩,一起逃课一起比赛一起恶作剧…

算了。

终于等到班主任来交代事项,离开了这个被迫进入的这个只有学霸喜欢的环节。

埃米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校门,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

埃米带了钥匙的,门外的地毯下也藏了一把钥匙,但他还是敲的门。

里面那人估计是觉得埃米回来地晚了,一直在屋子里等着,所以门立刻就开了。

埃米倒向那人怀里,那人稳稳地接住他,已经习惯了埃米的撒娇。

“卡米尔…我…”埃米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我好像,发烧了…”

埃米也不知怎么的,看见卡米尔第一刻,鼻子一酸,涩感浮上心头,有说不尽的委屈。

太蠢了,他想,明明只是发烧啊。他埋在卡米尔胸前,让卡米尔看不见他泛红的眼眶。

卡米尔把人扶进门,轻拍对方的背:“我去拿体温计,在这等我一下,乖。”

在听见埃米“嗯”了一声之后,卡米尔才转身去书房,还顺带在厨房接了一杯温水。

“卡米尔…”客厅里传来埃米虚弱的声音,“卡米尔…”

“嗯?我在,我在。”

“卡米尔…”

卡米尔让埃米夹着体温计,把他圈入怀里。

“卡米尔…”

“我在这里。”

这小孩平常就跟粘人,生病这会就更粘人了。

不管埃米怎样他都喜欢。

————————

昨天发烧了,然后突然想起很久以前我也是在回到家看到我妈的时候我就想哭

真矫情【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