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茼STTTTT(我又肥来啦!

这儿莳茼——!
主凹凸!
杂食,吃卡埃,瑞金,安雷——
(*ˉ︶ˉ*)

【卡埃】国家欠我一个弟弟 1-4

*幼年埃x大学生卡

*全程ooc比较亲情向

*想努力把人写得可爱但是越写越黑

Day1.

1.
安迷修在年前需要出差,家里还有个六岁的小孩儿不方便带着。想来想去还是打算让邻居看护一阵子,但又担心邻居欺负他。

安迷修感觉到衣角被扯了扯,低头看见自家小孩儿想要抱抱。

安迷修放下手中的事把埃米抱了起来,稳稳地托住他。

“安迷修哥哥早安!”小埃米环住安迷修的脖子,在颈窝里蹭蹭。

“早安,埃米。昨晚睡得好吗?”安迷修取下眼镜,担心磕着埃米。

“嗯…”埃米勾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我昨天晚上飞到了一个漂亮的城堡里喔!”

安迷修抱着他坐在沙发上,小孩儿爬下安迷修的腿抱起了一个蓝色的兔子布偶,举起来给安迷修看:“还有我的兔子先生!”

眼睛亮晶晶的。

啊,窒息。

安迷修今天也在吸自家的小可爱。

安迷修揉了揉埃米的头:“埃米,我跟你说件事儿。”

埃米忙放下了小兔子努力摆出严肃的表情:“嗯嗯。”

“是这样的…哥哥呢,要去别的城市出差,有一小段时间不能陪着埃米。所以埃米能在领居家住吗?我会很快就回来噢。”

2.
站在玄关卡米尔愣了愣,让一大一小进门。

刚健身完的雷狮幸灾乐祸:“哟,终于被房东赶出来了?”

安迷修有白他一眼的冲动,但由于手里还牵着小家伙所以放弃了这个想法。

“说吧,什么事儿?”雷狮逗完安迷修,知道这货有事的时候才会找他。

埃米爬上沙发,小手放在腿上端端正正地坐下。接过卡米尔给他的热牛奶,小声嘟囔了一句谢谢哥哥,然后小口小口地喝。

“我要去出差几天,没法带着埃米,就是问问你能不能照顾几天,我事情办完之后就立刻赶回来。”安迷修看了一眼埃米,又看了一眼正在看埃米乖乖喝牛奶的卡米尔。

“哈——就这事?”雷狮的脸上差点没写上“求我啊”三个大字,“要是我不收留呢?”

“那就只能找楼下的紫堂先生问问了。”安迷修说。

楼下突然传来打架的声音。估计是紫堂陆和紫堂林又合伙欺负紫堂幻被长子发现然后痛揍。

安迷修:…………

埃米努力摆出的严肃脸看起来快哭了。

雷狮表示他没时间当保姆,年前的工作也很多。

然后所有人地视线都汇聚在了卡米尔的身上。

卡米尔在瞩目之下默默点头。

安迷修突然揉了一下小脑袋:“对了埃米,还没好好打招呼噢,这样不礼貌的呢。”

埃米的注意力从牛奶上转移出来,盯着卡米尔呆了几秒,在想这个哥哥叫什么名字。

“卡、卡米尔哥哥早安。”埃米又楞楞地看向雷狮,“雷狮叔叔早安。”

嘴边还挂着一圈无辜的奶胡子。

雷狮:?????凭啥啊??????

安迷修心中爆笑。

3.
总之埃米就这么顺顺利利地在雷狮家住下了,通情达理地让安迷修怀疑这是假的雷狮。

临行前安迷修蹲下身来叮嘱埃米别给人家添乱,靠在门边上的雷狮催他快滚蛋。

“一定要注意安全哦,有什么事就给哥哥打电话,好吗?”安迷修没有理会雷狮,把埃米的兔子先生递给埃米。埃米张开双臂,脸上还带有一点儿小委屈。

“哥哥抱抱!”

安迷修抱起埃米转了两个圈,在他的小脸上亲亲。

埃米目送着安迷修下楼,穿着小兔子拖鞋哒哒哒地跑向窗台趴着朝下边看。

安迷修笑着挥挥手。

“好了小鬼,”雷狮拎起埃米,免得让小家伙栽下去——虽然有防盗网,“说说,我这儿让你待着就没什么用来感谢我的吗?”

埃米似懂非懂,挣脱了雷狮的魔爪,跑到隔壁去了。雷狮以为这小孩估计得怕自己,笑了一声就去工作。

过了一会,埃米扭扭捏捏地端着一块布丁在书房门口探头。雷狮被盯地不耐烦,转过椅子让埃米一边儿玩去。小孩似乎做了一个天大的决定,深呼吸后小步走近雷狮。

“雷狮叔——哥哥,这、这是安迷修哥哥给我的芒果布丁…给你吃!”埃米捧着布丁,真诚地看着雷狮。

虽然时不时瞟一眼布丁。

雷狮觉得好笑,让埃米把布丁给卡米尔吃。

埃米小心翼翼地端着布丁,还腾出小手在卡米尔的卧室门上敲了两声。

卡米尔知道他大哥可不是那么讲客气的人,敲门的估计是来这住几天的小朋友。

小朋友估计是被大哥欺负了吧。

“请进。”低沉的声音从门内传来,让埃米听了有些安心,给他喝热牛奶的卡米尔哥哥和总欺负他的雷狮哥哥温柔多了。

“卡米尔哥哥、这是我的布丁——雷狮哥哥说给你吃。”埃米这回给的很利索。

卡米尔有些手足无措,他第一次接触这么小的小孩。和其他人家里的熊孩子不太一样,比如楼下的紫堂一家。

“哥哥?”埃米歪头,他忽然有些担心卡米尔不喜欢他。

埃米懵懵懂懂地看着卡米尔,鼻子一酸。

“…嗯,谢谢。”喜于观察的卡米尔敏锐地感受到了来自埃米的难过,还是接过了埃米的布丁。

其实卡米尔只吃羽毛家的甜品。

不过这是小朋友的心意…

埃米:qwq

卡米尔拆开包装,用勺子舀了一小口。清甜的味道在口腔里化开,带着焦糖的厚重与芒果的清新,如一位端庄而温雅的女士,甜而不腻。

意外的好吃呢。

随即他感受到了灼人的视线。

埃米小朋友的脸上就差没写上“想吃”两个大字了,发现卡米尔看过来之后瞬间撤开视线故作一副“不想吃”的样子。

盛着一口布丁的勺子碰了碰埃米的唇,小孩想都没想就张嘴吃了进去。吃完之后才发现有什么不对,他抱歉地看向卡米尔。

“我、我没有很想吃噢…卡米尔哥哥吃!”埃米涨红了小脸。

卡米尔又递了一勺过去。

埃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吃,这个布丁是之前安迷修给他买的,作为他表现良好的奖励,每周只能吃一个呢。这一周的布丁被迫给了卡米尔,虽然有一些小遗憾但是看起来卡米尔哥哥好像不讨厌自己呢。

最终埃米还是抵挡不住香香甜甜的布丁的诱惑,整块布丁大部分是卡米尔喂给埃米的,在最后他抢过了勺子想喂给卡米尔吃。

不过卡米尔是谁啊,人称行走的蛋糕店。

埃米知道这一点之后迅速黏上了卡米尔。

4.
晚上八点吃过晚饭,确定了没人使用浴室以后埃米拿上了小盆子去洗澡。因为雷狮家的布置和安迷修家的差不多,埃米很快就适应了新的洗澡地点。

雷狮还在途中闯进来看了一眼嘀咕着:“原来没有小鸭子啊…”

因为埃米看雷狮和卡米尔都很忙道过晚安之后就没有再去打扰他们,乖乖躺在客房的床上,抱着兔子先生。

虽然在雷狮家待了一天了,也能自己用浴室,但还是想念安迷修和自己的小床。辗转了好一会还是不能睡着。他想起来安迷修哥哥有时候晚上会数小马,之后他跟他说是睡不着的时候才会数小马的。

“…二十三只小马,二十四只小马,二十五…”

当卡米尔过来看看小孩儿有没有好好睡觉,便听见了里边的声音。

卡米尔打开门,两人相顾无言。

“…睡不着吗?”卡米尔哄过大哥,可没哄过孩子,“我给你讲故事…?”据说睡觉前听故事助于睡眠。

九点是安迷修规定的睡觉时间,而安迷修一般会处理工作到很晚,所以在睡觉这一方面埃米都是乖乖的和兔子先生早早钻进被窝,和兔子先生聊天,再不知不觉睡着。

所以睡前故事,应该是他记事以来第一回。

埃米的眼睛亮晶晶的。

卡米尔坐在埃米床沿,想了想他有什么故事可以讲,毕竟他也不怎么听故事。童话的话小孩估计已经听遍了,只能现在编。

“从前,有一个富饶的国家,国王生了两个孩子,直到有一天,国王的三儿子也诞生了…”

卡米尔一讲就有些停不下来,低头一看埃米已经睡着了。

“那我们的故事明天再继续吧。”卡米尔轻声说,声音温柔的让他自己都不可思议。

卡米尔带上门,雷狮就靠在一旁。

“小鬼睡了?”雷狮挑眉,“八点半,作息习惯还挺好。”

“嗯。”卡米尔说,随即他又想到了什么,“大哥,安迷修如果知道你欺负埃米的事会找你打架的。”

“巴不得。而且他打不过我。”雷狮转身回房间。

卡米尔假装没听见他小声说的一句弟大不中留。

卡米尔是B大的学生,就在本市,高中的同学有好些都考上了B大,是个还不错的重本。寒假有课题,因为需要看护小埃米,卡米尔不得不在晚上加班加点。他还得在母校高三放假之前去宣传B大,宣传视频已经发到他的电脑里,不过还得做PPT。

在卡米尔忙的时候,隔壁房间的埃米悄悄睁开眼睛。

听了故事也睡不着qwq

“兔子先生,你睡着了吗?”埃米小声问布偶。

“兔子先生睡着了呢。”

埃米总觉得床睡着不舒服,抱着枕头悄悄下床,还不忘给兔子先生盖上被子。

他敲了敲卡米尔的门,这会卡米尔刚做完PPT。

他把门打开,低头看见穿着薄薄睡衣的埃米从枕头后边露出惨兮兮的表情。

“卡米尔哥哥,我、我睡不着…”

卡米尔有些苦恼地把埃米抱起来,小朋友的手和脚都是冰凉的。

卡米尔将他放在床上,打开了电热毯的开关:“先和我睡一晚吧,待会被窝就暖和了。”

埃米才笑嘻嘻地环住了卡米尔的脖子,吧唧了一口:“安迷修哥哥说这是晚安吻!”

卡米尔顺势把人搂在怀里,捏了捏他的小脸:“好了,快睡吧。”

手感真好。

虽然只说先睡一天,但是接下来的好几天埃米都是和卡米尔一起睡的呢。

————————

TBC.

埃米:长得凶的人要叫叔叔!(*ˉ︶ˉ*)

感觉快写成all埃了【你他妈

评论(5)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