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茼STTTTT(我又肥来啦!

这儿莳茼——!
主凹凸!
杂食,吃卡埃,瑞金,安雷——
(*ˉ︶ˉ*)

【卡埃】十米

*ooc属于我!

情人节,对于有暗恋对象的男孩女孩是个不错的告白日子,虽然愚人节的告白率比较高,对于单身贵族来说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日子了。

埃米,一个二十三岁的心理剩男,没有女朋友,也没有谈一个恋爱的想法。不过他倒是有个前男友。

前男友是高中时期的学长,在一起两年多,情人节当天分的手。说起来也真是巧,埃米先告白,也是埃米自己提出分手。也不能算是巧吧,可能有一大部分情侣都这样。

分手的理由也和其他情侣差不多,无非就是觉得对方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

那天两个人走在充满粉色爱心的商业街上,埃米提着刚买的芒果慕斯笑嘻嘻地和卡米尔聊天,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埃米在说,卡米尔听着。

埃米在一家精品店停下来,卡米尔疑惑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橱窗里的水晶球。飘着雪花的水晶球里是和和睦睦的小熊一家,与满大街的情侣格格不入。

“卡米尔,”他看着那个小摆件,“分手吧。”

卡米尔愣了一下,眼里是看不出来的情绪:“好。”

埃米也没想到卡米尔这么快就答应了,他诧异地扭过头来,在质问他有没有喜欢过自己和为什么连理由都不问的两个问题间纠结而错过了最适开口的时间。

“那行吧,就此别过!”埃米把甜品塞给前男友后快步走开,步子里还带着一股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气愤。

埃米那年高三,两人本来就很难见上一面,这一分手之后竟是再也没遇见过。

噢,不对,遇见了。

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晚上七点,埃米偶遇了自己的前男友。前男友离他只有十米。

这十米看起来太远了。

人群流动,只有对视的两个人似乎静止了。

应该说,两个人的眼中只有静止的对方。

卡米尔迈开步子,走向了埃米。埃米在脑中迅速地想着应对方法。

需要打个招呼吗?还是假装没看见?

不不不刚刚他都看见自己了。

毕竟认识,还是打个招呼吧。

埃米手抬了一半,卡米尔却一眼也没有再给他,与埃米擦身而过。

平常这种情况埃米就得破口大骂了,他转过身来看着卡米尔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只能看着卡米尔的背影消失在大把大把的情侣里。

后来埃米才发现心跳有些快了,或许是一个人走在结伴走的人群中看见熟人有些高兴吧。

他又转念一想,哪来的高兴,分明是紧张。

“嘁——这都遇上的什么破事儿啊。”埃米发觉纠结也没用,事情都过去了,人也走了。两个人断的彻底,也没跟着什么乱七八糟的琐事,这倒是不错。

埃米自觉的是件小事,实际上他混乱的不知道往哪儿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一家甜品店门口了。

上天的指引啊。埃米在心乱的时候还不忘调侃一下老天爷。

埃米很喜欢这家的芒果慕斯,不过分手之后他就再也没吃过芒果慕斯了,就是避着慕斯点单,慕斯能不吃,芒果不可丢。

走进来他就有些后悔了,已经满座,再走出去也不好意思。他九点得去医院看望姐姐,手提着蛋糕去只会让他姐姐看着嘴馋。

埃米试图找一个没有情侣的地方拼个桌,又想起今天是情人节,不可见地叹了口气。

…诶,还真有一个。

埃米快步走过去,担心有人比他先一步提出拼桌,人也没看清就拍了拍肩,问:“你好你这有人坐吗?”

那人转过头后埃米找到拼桌伙伴的喜悦心情就卡住了。

“哈、哈哈,卡米尔好久不见啊…”埃米想着刚才还说是老天的指引,这老天怕是跟他开了个大玩笑。

卡米尔“嗯”了一声,不知道是回答前一句还是强行作为打招呼。

看穿了埃米的窘迫,卡米尔又说:“坐。”

埃米坐下,招来小姐姐点了一份芒果西米露。他以为卡米尔会像刚才一样不理他,便也安静坐着。

“近两年怎么样?”卡米尔出声。

在花了两秒确认卡米尔是在和自己说话之后,埃米思考该怎么回答。

他一般的回答应该是还行,还不错。但他不知怎么的就是想气气卡米尔:“那之后也过得挺好的。”

刚说出来就后悔了,他没理由气卡米尔啊。

然后他看见卡米尔笑了一下。

在一起那会儿卡米尔也几乎是同一个表情,没怎么见他笑过,这一笑楞是让埃米看出了嘲笑的意思。

他不服气地继续说:“单身也挺好的,还参加了几次联谊呢,女孩子们都是宝物啊。”

埃米觉得自己越描越黑,索性不说话。

“我回来了。”良久,卡米尔没前没后说了一句。

芒果西米露端了上来,埃米用小勺子轻轻搅动。

“噢,那恭喜啊。”埃米说。

“我之后将会负责艾比的治疗,医院那边应该还没有通知你们。”卡米尔又说。

埃米这会顾不上装高冷了,他瞪大眼睛看着对面那个一丝不苟的男人:“能治吗?!”

卡米尔深深地看了埃米一眼:“经过大量的临床试验,成功率在百分之六十左右。”

艾比的病只能治标不治本,已经好几年了。艾比比埃米大一岁,寒假回家的时候才发现身体不太对劲。埃米是看着活泼好动的姐姐躺在了病床上,连话也变少了。

一躺就是好几年。

这是一个希望,是国外进修回来的卡米尔带给埃米和艾比的。

但是埃米却没有颜面在甩了人家之后去求他全心全意治救艾比。

“我回来只会负责艾比一个病患。”卡米尔看出了埃米的心思,当然不善言辞的他也不会说他会尽力。

埃米松了口气。

有了这一段对话,两个人的气氛似乎缓和了些,从聊艾比到扯家常,但都避开了当年在一起的生活的禁 忌话题。

埃米以为好聚好散,下次见应该是在医院。哪想卡米尔突然说:“你还在生气吗?”

埃米告白的时候,那个传闻中不近女色的高冷学长破天荒地答应了他,后来卡米尔忙学业而很少与埃米在一起。虽然卡米尔已经尽力做到体贴,但埃米总觉得卡米尔只是有新鲜感。

然后理所当然地提出了分手,对方面无波澜地接受,同那天他告白时卡米尔的反应一致。

埃米是有气在心的,卡米尔这么一问他却突然有些莫名的心虚。况且过了这么久气也改消了。

“早就是过去式了。”埃米答。

和埃米从传闻里了解卡米尔不一样不一样,卡米尔更早地注意到了这个有趣的学弟。

埃米的硬件软件都还不错,人又不是那种低调的,自然很容易就注意到他。

后来偶尔从老师那里听到这个能力很强的学弟,又知道了一些他的事。

当埃米告白的时候,卡米尔答应了。也不是卡米尔喜欢上了埃米,感兴趣和好奇心占其中一部分,剩下的就是用埃米挡挡烦人的情书。

在一起之后,可能是有“恋人”这个头衔,又或许是因为把埃米作为“挡箭牌”有些愧疚,卡米尔会关心埃米,虽然埃米可能感觉不出来,但对于卡米尔来说关心他大哥以外的人也是一种新鲜体验。

“卡米尔,我突然发现好像不喜欢你诶。”埃米赖在卡米尔家的沙发上看电视,在厨房里的卡米尔的心咯噔了一下。

这是什么感觉呢——就好像他的每日蛋糕时间突然取消了一天一样。

卡米尔设想了一下埃米对他说出“分手吧”这三个字的情景。

卡米尔没谈过恋爱,但这种感觉给他的直觉——他好像喜欢上这个小学弟了。

“怎么这么说?”卡米尔端着两份芒果慕斯,其中一份递给了埃米。

“你看噢…我觉得你跟哥哥似的,比我老姐好。”埃米说,“而且我姐都不会教我写作业。不过如果说我和我老姐的距离是一米,那我俩可能有十米。”

埃米突然坐正拉着卡米尔的衣服迫使他弯下腰来,对着嘴蜻蜓点水般触碰。

“还是这样比较像男朋友啊——”埃米狡黠地笑了笑。

卡米尔一只托住埃米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揽住他的腰,吮吸着他的唇瓣。和初识时的小心翼翼,或是刚才的闲撩不同,埃米的唇跟柔软。卡米尔突然放弃了柔和的亲吻,转而采用了激烈的攻势——他灵巧地撬开埃米的齿缝,长驱直入,用舌尖挑逗着埃米。

埃米被突如其来的亲吻给吓楞了,他环住卡米尔,向那边蹭,仿佛这样就能让卡米尔更深入。埃米迎合着卡米尔,与其共舞。

在那一天卡米尔和埃米都失去了初吻和次吻,不过两人都不在意。

除了甜品没有什么能让卡米尔有“想要”的欲望,那之后又多了一项。

后来,卡米尔听说埃米为艾比的事忧心忡忡。卡米尔当时正在努力争取国外进修的资格,学习的项目刚好与艾比的病有所联系,和埃米一起的时间就更少了,埃米又是在高三这种敏感期,所以埃米提出分手的时候卡米尔淡然接受。

因为他知道出国之后只会更难联系,那可不仅仅是十米了,打扰到他的学习更是不好。

埃米只知道卡米尔为了出国不惜冷落了他。

“抱歉。”

“抱歉。”

两个人同时开口。

埃米晃着勺子的手停下,认真地看着卡米尔。

而卡米尔是一直都在注视着埃米的。

“我先说!”埃米深呼吸,鼓起勇气说,“是是是,我就是觉得你冷落我了你不想要我了你从来就没喜欢过我!我就是想闹别扭!你居然就这么答应了…”

“但是,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啊……”埃米的眼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红了。他鼻子一酸,抬起头让眼泪在眼睛里打转而不是涌出,站起身快步走出甜品店。

这回轮到卡米尔愣住了。

他以为埃米这么倔的性子是不可能类似于这样的话的,死撑着面子才是埃米的风格。

他组织的话语被埃米全部打乱。

卡米尔追了出去,埃米已经不见人影。他突然想起下午无心听见医院的护士说了一句“艾比小姐的弟弟每周三晚上都会来看望姐姐”。

埃米用袖子擦掉了微咸的液体,在河边散了会步。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快九点了。

他在路边打车,流利的报出他说了五年的地址。

埃米进病房的时候艾比在玩手机,听见门声头也不抬,敷衍地打了个招呼就忙自己的事了。

埃艾比打完手上这一局才放下手机,看见自家弟弟在旁边给她削苹果。

“哟衰仔,谁欺负你啦?这么大了还哭。”艾比嘴上不留情,伸出手在埃米头上摸了摸,“意思意思安慰一下。”

“一个大混蛋。”埃米突然又气愤起来了。

“大混蛋”卡米尔正在病房外注视两姐弟。

一个护士刚好路过,正好是聊天聊到艾比的那个。

“卡米尔医生,你刚来可能不知道,那是艾比小姐的弟弟,人可好了,可惜和我一起的那个小姑娘告了白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那护士给卡米尔介绍了一下埃米,顺带扯扯家常,扯完就走了。

埃米见有些晚了,让艾比躺下之后他就退出了病房,扭头看见离他十米的卡米尔。

“你怎么还——”埃米的嘴被捂住,始作俑者指了指病房:“这是医院。”

卡米尔拉着埃米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埃米想挣脱奈何力气太小。

“你干什么!”直到卡米尔关上办公室的门他才叫嚷起来。

正要说下一句,他的唇就被堵住了——一张放大的脸在他眼前,他甚至可以估算对方的睫毛有多长。

“唔——唔、唔!”

卡米尔附身将埃米压在桌上,这个动作对于本来力气就没有卡米尔大的埃米来说就更加难以挣脱。

卡米尔在粗暴地扫荡埃米的口腔。

卡米尔在埃米回过神来之后见好就收,顺着埃米的推力和埃米有一定的距离。

“你、你他妈——你他妈是疯了吧?!”埃米大叫,“这是你给我的同情吗?!”

卡米尔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埃米和卡米尔的距离减小,身子一斜倒进卡米尔怀里,卡米尔搂住他。

“卡米尔。”

“嗯。”

“你真的回来了吗…?”

“回来了,不会再走了。”

end.

————————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苏沐 沐沐节日快乐么么啾!♡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