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茼STTTTT(我又肥来啦!

这儿莳茼——!
主凹凸!
杂食,吃卡埃,瑞金,安雷——
(*ˉ︶ˉ*)

【卡埃】国家欠我一个弟弟 5-8

*ooc属于我!是真的很ooc了(。)

*比较亲情向!

*应该是六月前的最后一篇!

Day2.

5.
一般安迷修醒的比埃米早,因为他需要准备早餐。今天不太一样,因为埃米醒的时候卡米尔还在床上。

现在是大冬天,电热毯在负责暖床之后就被关了,小孩儿模模糊糊地往热源靠近,总往卡米尔怀里挤。

卡米尔浅眠,现在也确实是该醒的时候了。他隐约感受到怀里有个温热的抱枕。

不对,他什么时候有过抱枕了。

卡米尔悠悠转醒,小朋友抱着他。他也不方便放下埃米,感觉稍微动一下就会弄醒他。

“…布丁…”埃米砸吧砸吧嘴。

卡米尔低头看看埃米,小孩只是在说梦话。

馋猫。

现在是七点左右,雷狮这个时间应该已经醒了。卡米尔准备再窝一会就去做早餐。埃米应该也会很早醒,小朋友一般都挺有精力,昨天来的时候也就是八点过一会儿。

小朋友睡着的样子很乖巧,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浅唇小声嘟囔着梦话。

他的皮肤很好呢,手感也好。

小朋友开始频繁地换着姿势,估计是得醒了。卡米尔想起小朋友的兔子玩偶好像不在身边。

“卡米尔哥哥早安——”埃米感受到和平常不一样的温暖,拖鞋大长音迷迷糊糊地道早安。眼睛还没怎么睁开,蹭着床向上吧唧了一口卡米尔。

卡米尔耐心地等埃米清醒,从隔壁拿衣服给他。卡米尔看见布偶乖巧地躺在床上,它的小主人还贴心地给它掖了掖被子。

今天的早餐是牛奶和鸡蛋,还有几根点缀用的火腿肠。番茄酱在蛋上是一个笑脸的模样。雷狮用眼神嫌弃卡米尔,因为他的早餐也是如此。卡米尔勾了勾唇角假装没看到,在收到了埃米“卡米尔哥哥好厉害——!”的夸奖之后满足地摸了把他的头。

“头发是不是有些长了?”卡米尔想。

卡米尔提出头发是不是得剪剪后,埃米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安、安迷修哥哥说头可断、血可流、头发一根不能丢!”

然后雷狮表达了自己对安迷修杀马特发型的鄙视。

卡米尔无奈,埃米的头发会挡住小孩写作业。

他突然想起放假前同学兼甜品同好凯莉贼兮兮的塞给卡米尔一个小袋子并就留了一句“给你未来的女朋友”就溜了,后来拆开之后发现是一袋子非常幼稚的小饰品。

小饰品里好像有几根皮圈儿。

卡米尔动手能力不错,可扎头发是头一回。好在扎的整齐,虽然扎的地方有些奇怪。就脑袋顶上。

埃米后来这几天都是扎着蓝色小蝴蝶结在家里晃来晃去。

“好看吗?”埃米对着镜子摸摸蝴蝶结,又顺顺被扎起来的这一撮头发,“有点像女孩子。”

卡米尔心说只要可爱就行了。

6.
埃米的寒假作业早就做完了,看电视又会影响视力,于是卡米尔从他的书柜里翻有没有适合埃米看的书。

最后卡米尔决定带埃米去图书馆。

等卡米尔坐下开始写课题之后才想起没有叮嘱埃米图书馆不能大声喧哗,往旁边一看埃米已经拿了一本书读起来了。

小脸儿可严肃了。

小朋友看书是很快的,因为每本儿童读物的内容一般偏少,有些光是配图和拼音就占了一大部分。

短短一小会儿之后,埃米拿着书离开,回来的时候换了另一本。

卡米尔把课题放在一边,母校的学生会过来问他明天有没有时间,讲座在明天晚上七点进行。

这玩意儿每年都有,卡米尔也听过一回,虽然说是讲座,但实际上就是三分学习技巧七分大学宣传。

和他一起的是母校去年高考的前几名,代表B大的还有凯莉和两个前辈。

等到中午十一点半,卡米尔才分了神去看埃米。

这小孩居然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卡米尔轻轻地拍了拍他,埃米迅速端正坐好,小脸蛋泛着不好意思的红。

卡米尔这才知道埃米看什么书看着睡着的。

《苏菲的世界》。

难怪。

差不多快到午饭的时间了,雷狮虽然不在家里但是埃米得按时吃饭。卡米尔拉着埃米的手,将书放回原位后离开了图书馆。

埃米正做着一些小动作来掩盖“看书看到睡着让卡米尔哥哥笑话”的尴尬。

“卡米尔哥哥,”埃米抬起头来问他,“你是谁?”

结合刚才埃米看的书,卡米尔面色不惊地开口:“我不知道。”

他又不学这个。

埃米失望地点头。

刚好路过羽毛家,卡米尔牵着埃米在里边看了一圈,买了几分甜食,小家伙立刻就不失落了,在卡米尔身边晃来晃去说他刚刚看了什么书。

“里面的那个男生,就是这样跑的!”他张开手臂在路上小跑,卡米尔慢悠悠在后边跟着。埃米小短腿儿也跑不快。

埃米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扑了卡米尔一个满怀。埃米抱住了卡米尔,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了?”卡米尔顺了顺埃米跑乱了的头发。

“我刚才跑步的时候、看到了我的影子…”埃米脸埋在卡米尔的大衣里闷闷地说,“像、像小鸡…”

卡米尔哭笑不得。

7.
下午两个人都在家里,卡米尔忙着做课题,埃米就在一旁乖乖地看卡米尔那些晦涩难懂的书。不过没一会儿就放弃了。

他悄悄离开卡米尔的房间带上了门,看着餐桌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盘子撸起了袖子。

埃米轻轻地将只有一点的剩饭剩菜倒入一个盘子里,倒进垃圾桶,又抱着好几个盘子放进洗碗池里。踩着小板凳儿拿到了挂的高高的抹布擦餐桌。

埃米比较矮,是跪在椅子上擦的,有些吃力,但还是擦的挺干净。在擦过两三遍之后埃米终于满意,又开始他的洗盘子大业。

在擦桌子、洗盘子、扫地、拖客厅之后,埃米给卡米尔倒了一杯温水,开始整理客厅。

客厅不算乱,不过可能是有一个不拘小节的雷狮的缘故,沙发靠枕不太整齐。埃米将靠枕一个一个放回原位,又收拾了一下放着甜点的茶几,整整齐齐地摆好。他将电视遥控器放进茶几抽屉里,对于小孩来说这些已经算是一个小扫除了。

埃米坐在沙发上,想了想还是拿出白纸和彩色铅笔画画。

黑发、蓝眼…

“小鬼,你这画的谁?”

埃米被吓了一跳,画笔差点再次戳上画布。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他——下班回来的雷狮正弯着腰看他画画。

“是、是卡米尔哥哥!”埃米说。

旁边还有一块长得很像芒果布丁的芒果布丁。

“怎么,不画你雷狮哥哥?”雷狮挑眉。

埃米只好在卡米尔旁边勾勒一个轮廓。

每日甜点时间到了出来的卡米尔:…幼稚鬼。

卡米尔发现中午的碗筷都收拾好了,意外的看了一眼被迫画雷狮的埃米。卡米尔坐在埃米的另一侧,和画布上的男孩大眼瞪小眼。

“……挺好看的。”卡米尔说。

埃米冲他笑开了花。

雷狮用力揉了把埃米的脑袋,起身进屋,还不忘留下一句待会吃饭叫他起床。

埃米见雷狮走了,在画雷狮和不画雷狮间纠结了两秒,还是画了下去。

“需要睡午觉吗?现在还比较早。”卡米尔拆开了芒果慕斯的可爱包装,示意他先放下画笔。

“谢谢哥哥!”埃米两手小心翼翼地接下,“我不想睡午觉…”

虽然没过一会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8.
晚上卡米尔和埃米在客厅里看电视。

本来卡米尔是不看这些东西的,主要是因为小孩儿看电视的表情太有意思了。

看的也不是动画片,好像是随手调的。

男主角和女主角约会。埃米神色温和。

男主角和女主角产生了误会。埃米的五官皱在一起。

男主角发生了车祸。埃米有些担忧。

男主角失忆,女主角忍着不哭。埃米看起来比女主角更难过。

男主角突然想起了女主角。埃米含着泪欣慰地笑了。

男主角和女主角要接吻。卡米尔下意识捂住了埃米的眼睛。

“卡米尔哥哥…?”埃米回过神。

“小朋友不能看。”卡米尔说。

而且这到底是什么垃圾剧情啊,带坏小孩。

“好了吗?”埃米问。

“还没有。”

“那现在呢?”

“还没有。”

“还没有好吗?”

“没有。我们换个台。”卡米尔不动声色地调成动画片。

“卡米尔哥哥,为什么不能看亲亲?”埃米认真地问卡米尔,卡米尔一时居然找不到理由。

“你还太小了,大人才可以看。”卡米尔把小孩儿搂进怀里,把刚剥好的糖炒栗子塞进埃米的小嘴。

“可是我已经六岁了,六岁算不算大人?”埃米口齿不清地说。

“六岁不算大人。”卡米尔说,又接了一句,“七岁八岁都不算,十八岁就是大人了。”

“可是我也和安迷修哥哥亲亲,也和卡米尔哥哥亲亲呢?”埃米继续问,说完突然凑上来吧唧了一口卡米尔的脸,“像这样。”

卡米尔脸上毫无波澜,内心…他认真地凝视埃米,埃米也懵懵懂懂地看卡米尔。

“埃米,小朋友只能亲小朋友,你的安迷修哥哥已经是大人了,不能乱亲。”卡米尔正经说到。

“那卡米尔哥哥多大了?”埃米做出了一个严肃的表情对着卡米尔。

“今年十七,还不算大人。”

“那卡米尔哥哥可以亲亲了?”

“可以。”

想去厨房接一杯温水的听到了整段对话的雷狮:……

后来不管怎么说埃米都不肯亲的安迷修:……

tbc.

————————

还是码完了这一篇,比较傻还ooc我有罪【土下座

为什么卡米尔只有十七岁呢因为我在尽力缩小年龄差【你【虽然缩了没缩都差不多【

好的六月见!!!

评论(5)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