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先生

这儿莳茼——!
主凹凸!
杂食,吃卡埃,瑞金,安雷——
(*ˉ︶ˉ*)

【卡埃】听说你弟弟在谈恋爱?

埃米前一天晚上睡得太晚,第二天愣是打破了自己的生物钟,教室里的空位只剩下离讲台很远的最后几排。

这门课程只有埃米选修,没有朋友给他占座,他只好挑了一个空着的比较靠前的位置。

夜里下了点小雨,泥土的气息混在风里,窗外的树叶上还有没来得及褪去的水珠,颤颤巍巍挂在叶尖尖上。洒落下来的一片片光斑轻飘飘地搭在书本课桌上,早晨的阳光还不太晃眼。

……直到埃米用余光看见了他左手边的男生。

雷,雷狮海盗团……?埃米心不在焉地写着上堂课留下的课后作业,想的却是身旁的这位。

雷狮海盗团——很中二的名字,不是吗?(实际上大伙儿也只敢在心里说说),旁边这位叫什么来着?

埃米不动声色地挪远了一些。

老师来了。

这门课的老师是一位留校学长,据说才二十五六岁吧,长的还不错——至少姐姐是这么说的。所以修这门课的大部分都是女生。不过又听说老师已经有女朋友了,好像也是位老师,还是隔壁寝室的谁的姐姐。

老师点了一位女孩回答问题,那女孩明显处于一个老师看中了我和问题怎么答的兴奋与无措中,悄悄拉左右两边的女孩(应该是朋友吧?),不过看样子好像都不知道答案。

趁着这个空闲,埃米悄悄打量雷狮海盗团团员,顺带又不动声色地挪开了一点儿。

黑色的宽大卫衣,袖子被随意地撩起,手臂被深色而衬得白皙,皮肤被腕关节撑出好看的弧度,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执笔随意地写写画画。

这可是用来抡人的手。哟,还带着眼镜儿呢,人模人样的。

埃米默默收回了视线。

“一定要认真听课噢,这位同学,坐下吧。”噢,说起衣冠禽兽,讲台上的那位也有点像。

似乎是感受到了埃米心中小声的吐槽,老师看向了这边——埃米当然比过来看脸的小姑娘强,但怎么说还是有点心虚。

埃米缩了缩。

“那位同学,你回答一下吧,”老师说,“黑衣服那个。”

今天埃米穿的是蓝色运动外套,他还没来得及环顾四周,这位同桌就站了起来。

不知道雷狮海盗团的人成绩好不好呢……总觉得他们只会打架诶。

同桌直愣愣地站着,似乎在思索。埃米叹了口气,将答案写在纸上,直到老师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埃米悄悄拉了一下同桌的袖子。

卡米尔低头,完整地读了出来——

“别走神,卡米尔。”老师说。

……

…………卡米尔好像那个什么“a大女性最想嫁”榜的前十……?

据说长得帅成绩好还……不是,我在想什么。

思想果然是被老姐带偏了吗。

埃米甩甩脑袋。不过……这种风云人物居然是雷狮海盗团的没感情的杀手吗。

杀手大人坐下后对着埃米道了谢,埃米愣愣地说不客气。

重点是应该是卡米尔明明是学霸来着……。纸上的大长串黑字仿佛在嘲笑他,埃米后知后觉捂脸。

埃米觉得自己得说些什么。

是“哎呀我不知道你是卡米尔大学霸所以我班门弄斧给你答案”还是“同学你好你真的是雷狮海盗团的人吗”?还是要一个手机号码给老姐……不行,埃米你得打住。

“加个好友吗?有空我请你吃饭。”被怀疑身份的卡米尔递给埃米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

直到收到艾比的电话才反应过来的埃米才发现下课了,同桌已经不在了。

雷狮宿醉在他的宿敌家——是精心设计的,噢,不是指他宿敌,指的是海盗团。

某雷狮喜欢他宿敌的事儿除了他俩全世界都知道,卡米尔只是顺手推了一把,等回到公寓后又和网友聊了会天。

网友是个很活泼的男孩子,老实说跟个小孩儿似的的性格不太常见(如果佩利是大狗狗的话),相处了不久意外觉得还不错。后来他发现他和网友是校友,但网友本人不知道。

网友同意和他面基——其实让他有些兴奋,所以他很早的起了床,坐在某网友常坐的位置旁边。

对,埃米其实总是来的很晚,但是本人并不这么觉得。

噢,他在写字。

埃米的字比较乖巧,就是老师说的“印刷体字”的那一类,没有太多棱角,小小的弧度连接本该折断的笔画。

卡米尔简笔画了一个有大大呆毛的小男孩。

卡米尔感受到了来自埃米打量的视线,他就大大方方的让埃米随意打量。

直到走神被丹尼尔发现——其实当时卡米尔忘了丹尼尔的问题是什么,后来丹尼尔重复了一遍问题之后还没来得及回答就收到了来自埃米的爱心答案(其实只是个臆想),为了不扫可爱的同桌的兴就顺着答案读了下来。

再后来,就是正经地拿到了埃米的微信号——

埃米愣愣的样子真可爱。还不知道被小可爱称为了大魔王的卡米尔如此想着。

至于丹尼尔——他发现平时盯埃米后脑勺的卡米尔这回坐在了埃米的旁边,还趁着等待小姑娘回答的空闲时间里看两个人互相打量,实在是不能这么浪费时间,不然丹尼尔还得再看会。

丹尼尔人模人样的外表下掩盖着他乌黑心灵,还假装有什么事的样子在课堂上拿起了手机给雷狮发了条微信——

看来你弟有了小男朋友之后你也只能寻找安迷修的怀抱了呢。


字数很少很随意(?)炸一下尸证明还活着,寒假见!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