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时铜

【研日】预言者(二)

·一个长生不老(?)的研磨
·ooc有
(二)
那次回家之后不仅挨了妈妈的骂,还差点被田中和影山摁地上打一顿。
“我跟你们说个秘密——你们不要告诉别人噢!”日向神神秘秘地说,“想让我告诉你们的话下次捉迷藏我来当鬼!”几个小孩最后还是禁不住“秘密”的诱惑,窝在一个小角落里等日向发话。
“那个钟楼,就是大人告诉我们别去的那个钟楼,就在森林里!”
“不过那个森林可吓人了,不过我才没有被吓到噢!”
“嘁怎么可能,别说大话了。”
“哎呀哎呀,我们听翔阳说完嘛。”
“影山胆小鬼!哼!”
“到达那个钟楼,要走很久很久,而且很可能会迷路,是一只小猫带我去的。”
“那里,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大哥哥…”

日向在家时,经常从二楼的卧室向窗外远眺。
他以前偶尔也会向外看,不过那时他还觉得只能看见树还是太无聊了。
他对那个大哥哥有着无尽的好奇,比如他是怎么生活在那里的,比如他怎么从来没见过他。
终于在某个休息日,大家都不在的时候,日向又一次现在这个小森林前。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不过我不知道路啊。”日向嘟囔道。
日向鼓足了勇气往前走,这次是凭着印象。不过几年前走过的路怎么会记得清楚。
于是日向又一次迷路了。
所幸的是在过了不久后又遇上了上次那只黑猫,似是对着日向亲近了些,这儿蹭蹭那儿碰碰一样没少。“你说大哥哥现在是什么样呢…是不是更好看啦…”一人一猫走在森林里,时不时传来少年的声音,黑猫也会喵喵应和着他。
孤爪研磨在大石头上打盹。午后的阳光很温暖,这也成了孤爪的小习惯。日向看着慵懒躺着的少年有些吃惊,又不好打扰他。
黑猫蹿上去趴在少年身上。似乎是感受到身上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小生命,孤爪眯了眯眼,坐了起来。
“大哥哥…?”日向小声叫了一句。
孤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注意力又被身上的猫吸引了,揉了揉黑猫。
“孤爪…孤爪研磨。”他说道。
如果按年龄来说,那叫的可不是仅仅的大哥哥了。
似乎是知道日向的疑问,他说:“我是不会老的。”
日向本来有些紧张的心情被好奇完全代替,问这问那,孤爪也有一下没一下的回答,虽然气氛说不上有多好,可能是阳光的缘故,日向觉得全身暖洋洋的。
“为什么呢?不会老这种事。”日向又一次问起,得到的不是敷衍的回答,却是一阵沉默。
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与人接触了。
家人去世,朋友入土,当初的一切都不复存在。每一次的撕心裂肺的生离死别让他渐渐麻木。
他遇见过不少人,却都来去匆匆,似乎一眨眼,就淡忘了。
他渐渐忘了自己活了多少岁,忘了每一个人,每一个国家,他忘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没有没有忘记的东西。
他记得他的老师,死于一次战争。
“你会遇见你永远都忘不了的人,然后看着他死亡,又一次轮回。”老师说。
同为预言者,他们承担的比一般人都要多。保卫国家,预言未来…却连与心爱的人执手白发的机会都没有,这便是预言者的悲哀。
预言者能预见自己何时死亡,并且无法改变。预言者的死亡,都是一种灾难,对于国家,对于万物生灵。
孤爪快要接近那个死亡之门了。
“长生不老诶…”日向的话让他从悲伤中脱离,却又让他陷入更深的思绪。
这孩子,真是开朗呢。
眼睛亮亮的,和他的名字一样,像个小太阳。
“你笑起来真好看。”日向说。
孤爪愣住,鬼使神差地揉了揉日向的头。
“我是个预言者。”他说。
“那是什么?”
“我想见见外面的世界。”在临死之前。
“我带你去我们镇子上看看!”日向激动地举起手,像上课回答老师的问题那样,脸红扑扑的,眼里的光芒更甚。
“那一定是一个和谐、温暖的小镇吧。”他似乎是答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是啊是啊…我还有很多朋友可以介绍给你,有点像小大人的孝支哥哥,生气起来会很可怕的泽村哥哥,一个看起来高高大大实际上又很腼腆的旭哥哥,帅气的夕哥哥和龙之介哥哥…臭屁的影山我就勉强把他当做我的朋友吧!”日向说的有点停不下来,孤爪在一旁静静听着。
“那你呢、你的朋友呢?”日向喘了几口气。
“都死了吧。”孤爪说,“我也会死的。”
日向看着他闭上了眼,睁眼后还是那个淡淡的眼神。
“…抱歉。”日向说,“研磨不是预言者吗?为什么这么说?”
“就是因为是预言者,才要接受这种命运。”
“预言者在光鲜亮丽的背后,还有不为人知的痛苦。”
“我们能活上百上千岁,但是还是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你还太小,我说了大概你也不太懂,你就当没听过吧。”
孤爪说着,手一下两下抚摸着怀里的猫儿,猫儿被摸得发出软软的咕噜声。
“如果你很孤独的话、我可以陪你!”日向对说出这么多话的孤爪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有些不满孤爪的最后一句话,还是说出了这种话。
孤爪心中似乎有什么被触碰了,痒痒的,像猫儿轻轻往他垂下的手边过留下的余温与柔软。
“我这里可不好玩。”孤爪偏开头,脸有些发烫,大概是太阳晒的吧。
当初日向问他可以来找他吗的时候,是抱着斩断对这个世界的最后一丝留恋心思而同意的。如今他却不想放手了。
即将到来的分离,让他比以前更加痛苦。
快要解脱了吧。这是他在痛苦中唯一的欣慰。
他想抱着那个少年,感受他的体温,听着他的声音,生活在这里。
临走的时候,孤爪轻轻的拥住他,似乎是最后的告别。
目送着少年离开,孤爪双拳握紧,又无助地松开。随后招来一直鸽子,指使他飞向远方。

tbc.
下次更新大概真的要很久了…?快要期末了来着
渣的不行orz
给自己喂点粮bu
感谢观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