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先生

这儿莳茼——!
主凹凸!
杂食,吃卡埃,瑞金,安雷——
(*ˉ︶ˉ*)

【紫堂幻个人】

力量如细流般从指尖缓缓流出,紫红色光球渐渐凝实。我感受着它的律动。

疲乏冲击着我的大脑,我撑着自己不倒下。

我、我还没失败——!

光球的温度变得狰狞,我不得不送开那个让我头疼的元力球。如果说它刚才像细流,那么它现在就是潮水,打击我的精神。

“这不是家主的儿子吗,原来是个吊车尾啊。”

恶意的言语不可控制地涌入耳朵,化作巨石压在我的胸口。

分家的人都比我强很多。他们驯养无数小兽,又毫无怜悯之心地将他们丢弃。像是对我的嘲讽。

视野模糊。

我不敢抬头,害怕他们会嘲笑我眼中的泪水。

我撞上了父亲。

我常幼时跟在父亲身后,小心翼翼地上前去牵父亲的手指。

父亲走得很快,我不得不带点儿小跑。父亲的手也很温暖,虽然他从未没有握住我,也没有为我而放慢他的步伐。

我跟着父亲进入他的书房,乖巧地做理论作业。我会时不时瞟一眼父亲,看他认真地处理公文。这样的他令我十分有安全感。

“废物。”我听见他对我说。

我想反驳,嗓子却仿佛被扼住,让我喘不过气儿。我唯一的光熄灭了,留给我的只有恐惧与迷茫。

我再也不敢牵他的手。

我参加了凹凸大赛。我想变强。

我在凹凸大赛里摸爬滚打,以为自己变强了,然后我认识了金——一个单纯的天才。

单纯,却又残忍。

我还是那个只能拖后腿的废物。

我认识了罗德烈,他说他能帮我变强。我有些欣喜…这样,我就能站在父亲身边了吧?

“各位努力奋战的参赛者们,打扰了。”

熟悉又令我眷念的声音回荡在我四周,这让我想起了一些童年旧事。

“我们将重新提供两位参赛者的分数和信息。”

父亲的声音,父亲的温暖的手,父亲认真的侧颜,父亲强大的实力。

“紫堂幻,三分。”

我看着滚动的屏幕最终停在了我的档案上。

果然…是因为我太废物了吧。

我已经忘了父亲的手的触感了。

————————

很久之前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