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茼STTTTT(我又肥来啦!

这儿莳茼——!
主凹凸!
杂食,吃卡埃,瑞金,安雷——
(*ˉ︶ˉ*)

【卡埃】Different Function 1.

*十分ooc!!
*cp大概是卡埃,瑞金,安雷…吧
↓正文!

1.

安迷修喝了一口热可可,眯了眯眼。他已经二十个小时没有合眼了——接班的格瑞还没到。

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办公室里除了他以外没有其他人,周围静的可怕。

最近A城的异能案件突然变多,丹尼尔对此高度重视,警部那边又人手紧缺,把异研部的两个小组也借了去,以至于仅剩下的四个人都手无缚鸡之力,所以安迷修必须时刻坚守在办公室,以保证办公室文件的安全。

门输入器连接的声音突然响起,安迷修做出防备姿势。

门的暗号每天都不一样,这暗号是早前丹尼尔定下的凹凸文,只有异研部的人才知道。

来不是来自接班的格瑞——今天定下的暗号是“安迷修的小马”。

不过安迷修还是认真听下去了,是用凹凸文中的两个字母敲下的摩斯电码,一个代表短音,两个代表长音。

你雷大爷。

安迷修稍稍放松,不过他决定先晾门口那家伙几个小时再说。

给老子开门!!!急事!!!

这家伙居然敲了六个感叹号,真是够闲的。

安迷修想。不过姑且听一听这人有什么事吧。

安迷修打开门,把外面那人放了进来。

“你干嘛?”安迷修没好气地问,通常雷狮的事都是麻烦事,“这么晚,你不在警部待着?”

雷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我弟受伤了。”

安迷修瞪他一眼,转身去拿上头让他给雷狮的文件:“你可拉倒吧,我这又不是医院。”

“你知道的,最近不是事儿多吗,之前莱娜事件的时候卡米尔受了伤。”雷狮接着说。

“去医院。”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雷狮执意要把卡米尔送来异研部,“不对。我记得当时莱娜事件的处理方案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才是。”

“在最后的回收过程中出现了一个人造人,带走了那个小姑娘,对卡米尔开了枪,左手炸开。”雷狮说,“罗德烈,知道吗?”

安迷修惊:“是他?他不是在G城?”

雷狮甩给他一个文件夹:“里面的东西你肯定感兴趣,关于罗德烈,还有那个计划。作为交换,你们要负责给卡米尔接上左手。”

安迷修有些为难:“艾比能接骨,但是炸开这种情况…”他倒是想到了另一个人,“你明早把卡米尔带来,我让埃米看看。”

雷狮显然就是想找异研部著名机械师埃米。

异研部埃米,没有异能,双腿残疾,精通一切电子机械,能黑网络能治病,其名声开外,连丹尼尔都经常留意。在治病这一方面其姐艾比的光芒盖住了埃米,雷狮是之前有一次来串门的时候才知道的,而且埃米的医术完全不输艾比。

简直是个天才。卡米尔根据一些资料和雷狮所说的话来总结的。

如果他有异能,那他能掀起异能界又一场腥风血雨。

埃米来部门的时候心情十分复杂——他以前每天对着冷冷的机械,之后有了跳脱的姐姐,现在又多了一位“病人”。

巧了,这位病人他还认识。

埃米仔细观察卡米尔的左手,脸上的复杂神情让卡米尔有些茫然。

不过他本来就话不多。他原本是不愿来异研部的,但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帮大哥所以只能这段时间赖在这儿。

“你的手嘛…能接,”埃米还是叹了口气,说,“复健需要时间。你用刀还是枪?”

埃米拉着卡米尔的右手捏了几下:“用枪?刀用得更多。这年头居然还有人用冷兵器啊。”

卡米尔轻轻嗯了一声。

“以后左手不能用枪,刀也少用——我看你应该也不是左撇子,”埃米量右手的尺寸,“这个尺寸的手我做出来还需要两三天,你是在这待着还是回去?”

卡米尔想等他完全好之后在回去辅佐大哥,况且就他这断手也帮不上什么忙。

“我留在这。”卡米尔说。这可能是他为数不多的带薪假期。

卡米尔从见到埃米以来一直在观察他。

据说他双腿残疾,而且直到现在他也确实一直在轮椅上——但轮椅的灵活度很高,本人仿佛根本不受影响。而且,卡米尔总觉得很久以前他就见过他。

太奇怪了。卡米尔想。

埃米从乱七八糟的图纸中翻了一会儿,居然让他如愿找到了关于机械手的。这个传说中的埃米在卡米尔看来有些普通,没有达到他的期望值,甚至觉得埃米有些吵,可能是卡米尔自己不太说话,雷狮也很少废话的缘故吧。

埃米不在意他回答了什么,带他进入无菌室。穿上隔离衣的埃米看上去有些可笑——他只有眼睛是露在外面的。

埃米给卡米尔的左手附近注射了一管浅蓝色液体:“待会会很疼,应急处理毕竟还是应急处理。我需要保证你的所有神经不收损伤。”

疼痛感渐渐传来,卡米尔疼的几乎要叫出声。他挨过刀,吃过子弹,而这次他感受到了来自左手的钻心的疼痛,和无法控制。

埃米沉默地看卡米尔咬着牙,用温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他的手臂。在确保卡米尔的左手已经完全恢复感觉且昏迷之后,埃米的手上突然蹦出一团光,融入卡米尔左手断开的地方。

“…唉。”埃米又叹了口气。

居然真的会再次遇见…。埃米又想了想当时那会儿的情况,再次叹气。

现在想开了,结果又遇见了这个男孩——噢不,应该不算男孩了。

卡米尔身材修长,虽然瘦但是从手臂上微微隆起的肌肉可以看出他平常没少锻炼。

而且卡米尔的异能到现在都没有被开发,要不是医部那边说卡米尔的异能最近有松动的现象,卡米尔就不能跟着他大哥在警部工作。

所幸卡米尔的体能非常好,才让他在警部也有了权威。

“…哇,这种情况下还能做梦吗,那大概是没事了?”埃米观察了几分钟,确定没事之后回实验室翻找出手的材料和工具,又过来看了一眼,“诶,噩梦啊。”

卡米尔晕过去之后做了一个梦。是他不算童年的童年。

他是个私生子,在什么都不懂的年纪被接回本家,平日里没少受冷眼和辱骂,他虽然疑惑但也聪明,少说话就不会说错话,之后才知道私生子的意思,让他有了个寡言少语的性格,看起来难相处。本家的人虽有些畏惧这个眼里毫无波澜的少年,但还是凭着“了不起”的本家身份欺辱他。

他甚至不敢叫雷家的嫡子“兄长”。

然后他看见了雷狮,这个在雷家唯一护着他的人。

小时候的雷狮和现在一样不羁——或许有一些不同,卡米尔猜是他进入了异能服务所,也可能是遇见了他的老搭档。

然后卡米尔又看见了一个混身是血的男孩。

“如果还能相见,那就把它还给我吧。”

卡米尔感觉有一股暖流流遍身体,梦里回荡着的嘲讽的笑声渐渐消失,尽头是一个头发微长,碧蓝色眼眸的男孩。

安迷修打开文件夹,里面寥寥几张纸,有他知道的,也有他不知道的。要说安迷修最感兴趣的,就是六年前的DF事件。

当年的异研部部长也就是现在的丹尼尔,带领整个异研部团队一锅端了DF基地,几乎所有人都被捕获,只有寥寥几人逃离。捕获的人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全部自杀死亡,没留下一点信息。

DF事件的起因,便是被DF们称作的“DF计划”。

据当时遗留下来的资料,能得知DF计划是个毫无人性的人体实验。他们从全国各地发掘异能潜力高的孩子送到DF基地。二十八个孩子受到了暗无天日的注射实验。

雷狮拿来的这份档案里,有2005年至2008年的注射记录及每个孩子的良性反应。

【2006年末 死亡七人

2007年末 死亡四人

2008年末 死亡九人】

所有的资料到这里便为止了。

tbc.

一个新坑…希望我还能记得它!!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