莳茼STTTTT(我又肥来啦!

这儿莳茼——!
主凹凸!
杂食,吃卡埃,瑞金,安雷——
(*ˉ︶ˉ*)

【all金】所以今天金为什么这么皮

*前方ooc预警bibibi

*微卡埃!【就一句话bu

*读出来有特殊效果

正文!go↓

“从前,有一个温馨的家庭,然后女主人死了,”雷狮面无表情地棒读,“男主人又取了个新夫人。”

安迷修一脸“你今天药吃多了吧”。

“金那小鬼又在我草稿本上乱写乱画,他让我读给你们听。”雷狮继续读,“新的女主人叫安·梅由玛·卜勒长纳斯玛·迷修…噗。”

雷狮抖动的肩膀出卖了他的憋笑。

安迷修瞪他。

“安·梅由玛·卜勒长纳斯玛·迷修带来了她的两个女儿,一个叫…”雷狮停了下来,脸有点儿黑。安迷修一把抢过,继续读:“一个叫雷·梅由川·纳卜纳色斯颠·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叫卡·维伊德珍长壬·米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卡米尔面色毫无波澜地拉走了正准备看戏的埃米。

“等下,这什么。”雷狮抢了回去,阴沉的脸扭曲一会突然爆笑,“银·斯基斯格浩壬·煤姑娘·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银爵:“……………………”

嘉德罗斯和格瑞在旁边看这两个人折腾。

“我才不听什么儿童读物。”嘉德罗斯说,不过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雷狮突然正色:“她的家里有两叫嘉德·凑彼·埃兹·拉基·罗斯和格·浩由·英波特特·伏冷兹·瑞的老鼠。”

嘉德罗斯抄起黄黑色双截棍猛的站起,然后被格瑞面无表情地猛的扯下。

“今天这小鬼怎么这么皮。”雷狮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除了格瑞。

格瑞心情毫无波澜地撕下那张纸,揉成一团完美平抛扔进垃圾桶。

“他感冒了。”格瑞习以为常地拍下手上不存在的灰。

end.

————————读出来有惊喜——————

就,很神经病【















安·梅由玛·卜勒长纳斯玛·迷修

安·没有马·不冷场能死吗·迷修

雷·梅由川·纳卜纳色斯颠·狮

雷·没有船·能不能绅士点·狮

卡·维伊德珍长壬·米尔

卡·唯一的正常人·米尔

银·斯基斯格浩壬·煤姑娘·爵

银·实际是个好人·煤老板·爵

嘉德·凑彼·埃兹·拉基·罗斯

嘉德·臭屁·矮子·垃圾·罗斯

格·浩由·英波特特·伏冷德·瑞

格·好友·important·friend·瑞

评论(11)

热度(194)